“你们左家当真有意思,一边想将左青鸾嫁入太子府,而你这位左家嫡长子却又跟在本殿身边,你们左家两边投资,左右逢源,将来无论谁上位,对你们左家来说,都是从龙之功啊!”

  左青贤:“二殿下……我们左家和独孤家是姻亲,独孤皇后是姨母,您说,我们左家向着谁?”

  “至于青鸾和君临渊的事,若是青鸾能嫁入太子府,对二殿下您帮助是何等的大?”

  “更何况,无论父亲怎么想,我左青贤这些年来跟着二殿下您,忠心耿耿,可有半分外心?”

  二皇子摆摆手:“我自然知道你的忠心,可女生外向,左青鸾是否真的会帮我,两说。”

  左青贤:“青鸾她毕竟是姑娘家,对于姑娘家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母族,所以,即便她嫁入太子府,她也会帮左家的,而帮左家,便是帮二殿下您啊!”

  二皇子却冷笑:“人心复杂,左青鸾天纵奇才,得之可得天下,所以,左青鸾还是嫁本殿更合适!”

  左青贤:“如此,也未尝不可。如果殿下想娶青鸾,我自然一力支持。”

  二皇子点点头,忽的转移话题:“有件事,不知青贤你可能为本殿解惑?”

  左青贤:“二殿下所问何事?”

  “当年——”二皇子开了个头,“五年前,凤舞修为被废,可是你左家所为?”

  凤舞握着神化石的手,微微一抖!

  白衣仙子本来听这两个人谈什么争权夺嫡,听什么左青鸾嫁谁,听的都快打瞌睡的,但冷不防听到凤舞名字,白衣仙子顿时清醒过来。

  二皇子似笑非笑的盯着左青贤:“怎么,青贤不信本殿,所以不愿意说?”

  左青贤内心很清楚,这位生性多疑的二皇子殿下,内心是恼左家两边投机的,他此举,绝对是在考验他的忠心,考验左家的忠诚。

  凤舞死死盯着左青贤!

  五年前,左青鸾废了她的修为,而左家,更是将脏水往她身上泼。

  谁是因为她自己贪心不足,练功走火入魔,这才引火烧身,一身修为毁于一旦,成为没有灵气的小废柴。

  因为左家在舆论上带节奏,所以当年多少人幸灾乐祸,多少人落井下石,多少人冷嘲热讽?

  而现在,左青贤要将一切都全盘脱出了吗?

  凤舞握紧手中神化石,目光紧紧盯着眼前这两个人!

  左青贤转念间便做了决定。

  他坐在二皇子对面,目光深深的凝视他,认真严肃说道:“二殿下,五年前,左家确实出手了。”

  二皇子:“哦?”

  既然已经开了头,那后面的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。

  左青贤道:“当年,我们家老祖宗说,虽然都是凤凰真血血脉,但凤族那凤舞,天分明显强于青鸾。”

  左青贤皱眉:“不对啊,五年前凤舞和青鸾的修为,可是在伯仲之间。”

  左青贤苦笑:“二殿下,当时我们也都这样以为,可是老祖宗一语道破天机,他说,那凤舞小小年纪就知道压制灵力打磨身体夯实境界克制晋升,如果说,青鸾像一颗茁壮成长的小树苗,那凤舞……根系则是青鸾的十倍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