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疯子!你这个疯子!”赛非落公主转头瞪着凤舞,然后快步冲出去!

  白衣无语了:“这个什么捞子的破公主,什么意思啊她,杀了她!”

  凤舞:“咳咳。”

  “真的,我没有跟你开玩笑。”白衣没好气的瞥了凤舞一眼:“你知道被八思巴老头看中当徒弟,是多么让人嫉妒的事情吗?若是她将消息传出去,你死定了!”

  凤舞笑:“放心吧,她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  白衣:“为何?”

  凤舞看了白衣一眼,心想,是做鬼坐久了所以不通人性呢,还是这位白衣仙子以前就是这样的性子?

  “为何啊?”白衣催促着凤舞问。

  凤舞苦笑:“因为人性。赛非落公主一直拿我当竞争对手,而她从来不曾赢过一次,心里对我芥蒂极深,更何况这次,她多想拜八思巴国师为师?而我呢,到手了却还拒绝,她生气归生气,但绝对不会宣扬出去,因为一旦被别人知道了,对她没有好处的。”

  白衣仙子一想,确实如此。

  不过——

  “你也知道自己到手了还拒绝啊?”白衣没好气道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送出去是怎样的福气?整座塞纳尔草原加起来,都不如当八思巴国师徒弟重要,你到底知不知道啊!”

  凤舞笑:“可是,整座大陆加起来,都不如我的美人师父重要啊。”

  “你家美人师父是谁?”白衣仙子好奇极了,“喂喂,该不会是楚风笑吧?”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白衣仙子可要不高兴了!

  凤舞没好气的翻白眼:“你们家楚风笑?怎么能跟我家美人师父比!”

  居然敢小瞧他们家楚风笑,哼,白衣仙子生气了!不过——

  你们家楚风笑,听起来好像还可以呢,白衣仙子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。

  凤舞见白衣仙子一脸痴迷陶醉的样子,不由内心苦笑,三师兄啊三师兄,能让白衣仙子如此念念不忘,你到底是何许人也?

  “对了,西陆山,墓葬群,那是什么东西?”凤舞突然想起八思巴国师离开时候提到的事。

  “啊,你说这件事啊……”白衣仙子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凤舞。

  凤舞:“干嘛干嘛,你不知道你这样的目光会看着人发毛吗?”

  白衣仙子歪着脑袋,一阵冥思苦想,似乎很是纠结。

  “喂,到底什么情况?你这样的表情,会让人想太多哎。”凤舞拉拉白衣仙子的衣袖,“快说快说吧。”

  “你确定,你跟我没有竞争关系吧?”白衣仙子没好气的瞪着凤舞。

  凤舞:“什么竞争关系?”

  “楚风笑啊!你确定你没喜欢他吧?!”白衣仙子目光瞪着苏落,无比严肃认真凝重。

  凤舞朝天翻了个白眼:“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?我喜欢我家美人师父也不会喜欢楚风笑啊,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喜欢君临渊,也不会喜欢你的楚风笑啊。”

  “君临渊,好像还真听过这个名字呢。”白衣仙子努力回忆,忽的,她一拍手,“想起来了,每届神源之地开启的时候,总有人提到君临渊,说如果君临渊来,神源之种还能是别人的吗?可见,这位年轻人确实不错。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