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,在圈都快走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短暂的路线时——



赛非落公主有些不耐烦了,她瞪着凤舞:“你到底看中了哪一匹马啊?你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吧?我可告诉你,我们已经立下契约了,如果你不赌,那就是你输了!”



赛非落公主之所以烦躁,还有一个原因是,一开始大家对凤舞同仇敌忾,所以大家都在声讨,看似就跟赛非落公主站在了同一条路线上。



但是现在,那些人渐渐恢复理智,所以就不好忽悠了。



“咦,这里有一匹马还错呢。”



凤舞看到最后一匹马,血色的毛皮,干瘦如柴,皮包骨头一般。



甚至,它的一条腿还站不直的。



在场所有人:“……”



“你们听到凤舞刚才说什么了吗?她说,这匹马还不错!”



“噗哈哈哈,这匹马还不错?凤舞是疯了吗?难道她不知道,这匹马算是最下等的马吗?”



“你们说,凤舞该不会是完全不懂马吧?”



“我怎么听说,凤舞骑马都是前段时间才学会的吧?”



“所以,凤舞一定会选择这匹马吗?”



“应该不可能吧?我们如果输掉了,不过是金钱罢了,可她如果输掉了,可输掉的可是喜欢君临渊的资格啊!这是何等的重要!”

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动用一种紧张的目光看着凤舞。



千万千万,千万不能选它啊——



就在大家都用念力阻止凤舞选择这匹马时,凤舞——

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她对赛非落公主说:“我就要这匹马了。”



不要啊!



君武帝国跟过来不少人,其中有不少女眷成为了凤舞最忠实的粉丝,所以她们押注凤舞能赢。



可是,当凤舞真的选择了这匹马时,这个小群体里的人,几乎全都崩溃了!



“不会把?不可能吧?”



“不应该啊,怎么都不应该啊!”



“凤舞姑娘这是疯了吗?!正常马都打不过的情况下,她选了一个最劣等的,这简直……简直就是自我放弃啊!”



“所以我们还要押注凤舞吗?”



“不不不,不行不行不行,绝对不能押她了。”



好在,在赛马还没有完全选定之前,是允许有修改机会的。



“我去改我去改,我赌赛非落公主赢。”



“凤舞这次真的太任性了,让人太失望了,简直伤透了我们的心啊。”



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去改赌局吧。”



凤舞并不知道外人的人因为她的选择,而纷纷选择放弃她。



如果她知道的话……



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

“你确定就要这匹马?”赛非落公主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瞪着凤舞:“你确定吗?你真的确定吗?你确定确定确定了吗?!”



凤舞笑:“当然确定了,就选它了。”



所有人:“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?”



但是赛非落公主却一个叫摇头:“不不不,这样我就胜之不武了,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所以,我给你找一匹好马。”



但是,凤舞却摇头:“不,我一定要这匹,非要不可了。”



大家:“……”



....



但是,在圈都快走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短暂的路线时——



赛非落公主有些不耐烦了,她瞪着凤舞:“你到底看中了哪一匹马啊?你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吧?我可告诉你,我们已经立下契约了,如果你不赌,那就是你输了!”



赛非落公主之所以烦躁,还有一个原因是,一开始大家对凤舞同仇敌忾,所以大家都在声讨,看似就跟赛非落公主站在了同一条路线上。



但是现在,那些人渐渐恢复理智,所以就不好忽悠了。



“咦,这里有一匹马还错呢。”



凤舞看到最后一匹马,血色的毛皮,干瘦如柴,皮包骨头一般。



甚至,它的一条腿还站不直的。



在场所有人:“……”



“你们听到凤舞刚才说什么了吗?她说,这匹马还不错!”



“噗哈哈哈,这匹马还不错?凤舞是疯了吗?难道她不知道,这匹马算是最下等的马吗?”



“你们说,凤舞该不会是完全不懂马吧?”



“我怎么听说,凤舞骑马都是前段时间才学会的吧?”



“所以,凤舞一定会选择这匹马吗?”



“应该不可能吧?我们如果输掉了,不过是金钱罢了,可她如果输掉了,可输掉的可是喜欢君临渊的资格啊!这是何等的重要!”

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动用一种紧张的目光看着凤舞。



千万千万,千万不能选它啊——



就在大家都用念力阻止凤舞选择这匹马时,凤舞——

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她对赛非落公主说:“我就要这匹马了。”



不要啊!



君武帝国跟过来不少人,其中有不少女眷成为了凤舞最忠实的粉丝,所以她们押注凤舞能赢。



可是,当凤舞真的选择了这匹马时,这个小群体里的人,几乎全都崩溃了!



“不会把?不可能吧?”



“不应该啊,怎么都不应该啊!”



“凤舞姑娘这是疯了吗?!正常马都打不过的情况下,她选了一个最劣等的,这简直……简直就是自我放弃啊!”



“所以我们还要押注凤舞吗?”



“不不不,不行不行不行,绝对不能押她了。”



好在,在赛马还没有完全选定之前,是允许有修改机会的。



“我去改我去改,我赌赛非落公主赢。”



“凤舞这次真的太任性了,让人太失望了,简直伤透了我们的心啊。”



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去改赌局吧。”



凤舞并不知道外人的人因为她的选择,而纷纷选择放弃她。



如果她知道的话……



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

“你确定就要这匹马?”赛非落公主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瞪着凤舞:“你确定吗?你真的确定吗?你确定确定确定了吗?!”



凤舞笑:“当然确定了,就选它了。”



所有人:“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?”



但是赛非落公主却一个叫摇头:“不不不,这样我就胜之不武了,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所以,我给你找一匹好马。”



但是,凤舞却摇头:“不,我一定要这匹,非要不可了。”



大家:“……”



但是,在圈都快走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短暂的路线时——



赛非落公主有些不耐烦了,她瞪着凤舞:“你到底看中了哪一匹马啊?你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吧?我可告诉你,我们已经立下契约了,如果你不赌,那就是你输了!”



赛非落公主之所以烦躁,还有一个原因是,一开始大家对凤舞同仇敌忾,所以大家都在声讨,看似就跟赛非落公主站在了同一条路线上。



但是现在,那些人渐渐恢复理智,所以就不好忽悠了。



“咦,这里有一匹马还错呢。”



凤舞看到最后一匹马,血色的毛皮,干瘦如柴,皮包骨头一般。



甚至,它的一条腿还站不直的。



在场所有人:“……”



“你们听到凤舞刚才说什么了吗?她说,这匹马还不错!”



“噗哈哈哈,这匹马还不错?凤舞是疯了吗?难道她不知道,这匹马算是最下等的马吗?”



“你们说,凤舞该不会是完全不懂马吧?”



“我怎么听说,凤舞骑马都是前段时间才学会的吧?”



“所以,凤舞一定会选择这匹马吗?”



“应该不可能吧?我们如果输掉了,不过是金钱罢了,可她如果输掉了,可输掉的可是喜欢君临渊的资格啊!这是何等的重要!”

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动用一种紧张的目光看着凤舞。



千万千万,千万不能选它啊——



就在大家都用念力阻止凤舞选择这匹马时,凤舞——

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她对赛非落公主说:“我就要这匹马了。”



不要啊!



君武帝国跟过来不少人,其中有不少女眷成为了凤舞最忠实的粉丝,所以她们押注凤舞能赢。



可是,当凤舞真的选择了这匹马时,这个小群体里的人,几乎全都崩溃了!



“不会把?不可能吧?”



“不应该啊,怎么都不应该啊!”



“凤舞姑娘这是疯了吗?!正常马都打不过的情况下,她选了一个最劣等的,这简直……简直就是自我放弃啊!”



“所以我们还要押注凤舞吗?”



“不不不,不行不行不行,绝对不能押她了。”



好在,在赛马还没有完全选定之前,是允许有修改机会的。



“我去改我去改,我赌赛非落公主赢。”



“凤舞这次真的太任性了,让人太失望了,简直伤透了我们的心啊。”



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去改赌局吧。”



凤舞并不知道外人的人因为她的选择,而纷纷选择放弃她。



如果她知道的话……



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

“你确定就要这匹马?”赛非落公主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瞪着凤舞:“你确定吗?你真的确定吗?你确定确定确定了吗?!”



凤舞笑:“当然确定了,就选它了。”



所有人:“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?”



但是赛非落公主却一个叫摇头:“不不不,这样我就胜之不武了,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所以,我给你找一匹好马。”



但是,凤舞却摇头:“不,我一定要这匹,非要不可了。”



大家:“……”



但是,在圈都快走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短暂的路线时——



赛非落公主有些不耐烦了,她瞪着凤舞:“你到底看中了哪一匹马啊?你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吧?我可告诉你,我们已经立下契约了,如果你不赌,那就是你输了!”



赛非落公主之所以烦躁,还有一个原因是,一开始大家对凤舞同仇敌忾,所以大家都在声讨,看似就跟赛非落公主站在了同一条路线上。



但是现在,那些人渐渐恢复理智,所以就不好忽悠了。



“咦,这里有一匹马还错呢。”



凤舞看到最后一匹马,血色的毛皮,干瘦如柴,皮包骨头一般。



甚至,它的一条腿还站不直的。



在场所有人:“……”



“你们听到凤舞刚才说什么了吗?她说,这匹马还不错!”



“噗哈哈哈,这匹马还不错?凤舞是疯了吗?难道她不知道,这匹马算是最下等的马吗?”



“你们说,凤舞该不会是完全不懂马吧?”



“我怎么听说,凤舞骑马都是前段时间才学会的吧?”



“所以,凤舞一定会选择这匹马吗?”



“应该不可能吧?我们如果输掉了,不过是金钱罢了,可她如果输掉了,可输掉的可是喜欢君临渊的资格啊!这是何等的重要!”



一时间,所有人都动用一种紧张的目光看着凤舞。



千万千万,千万不能选它啊——



就在大家都用念力阻止凤舞选择这匹马时,凤舞——

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她对赛非落公主说:“我就要这匹马了。”



不要啊!



君武帝国跟过来不少人,其中有不少女眷成为了凤舞最忠实的粉丝,所以她们押注凤舞能赢。



可是,当凤舞真的选择了这匹马时,这个小群体里的人,几乎全都崩溃了!



“不会把?不可能吧?”



“不应该啊,怎么都不应该啊!”



“凤舞姑娘这是疯了吗?!正常马都打不过的情况下,她选了一个最劣等的,这简直……简直就是自我放弃啊!”



“所以我们还要押注凤舞吗?”



“不不不,不行不行不行,绝对不能押她了。”



好在,在赛马还没有完全选定之前,是允许有修改机会的。



“我去改我去改,我赌赛非落公主赢。”



“凤舞这次真的太任性了,让人太失望了,简直伤透了我们的心啊。”



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去改赌局吧。”



凤舞并不知道外人的人因为她的选择,而纷纷选择放弃她。



如果她知道的话……



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

“你确定就要这匹马?”赛非落公主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瞪着凤舞:“你确定吗?你真的确定吗?你确定确定确定了吗?!”



凤舞笑:“当然确定了,就选它了。”



所有人:“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?”



但是赛非落公主却一个叫摇头:“不不不,这样我就胜之不武了,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所以,我给你找一匹好马。”



但是,凤舞却摇头:“不,我一定要这匹,非要不可了。”



大家:“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