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5章(第1/1页)

“我说了这么多,你……”

“你说了这么多,是你自己想说的,难道不是吗?”凤舞双手背在身后,笑眯眯的看着木管家,“你不是连木管家这个身份怎么消失都已经想好了吗?”

木管家瞪大眼睛!

“原来从一开始,你就没想放过我!”

凤舞:“是啊,你可是有九条命的呢,而且还会易容,一旦放过你,下次想将你找出来可就难咯。”

说话间,凤舞手一点,点向木管家的眉心穴。

不过这次,凤舞的手指偏右三分。

木管家的身子猛的紧缩!

临死之前他还心存奢望,奢望凤舞不知道他的眉心穴偏右三分……可是,凤舞这一出手他就知道,完了完了,这次他是彻底凉了。

必死却还没完全死之间……是有一段脑域空白期的。

而就在这段期间,木管家脑海里想的是,面对这么聪明的凤舞,塞非落公主要怎么办?

刚才她已经被凤舞愚弄在鼓掌之间了,她那简直就是当着凤舞的面,问凤舞要怎么对付凤舞,甚至还将对付凤舞的计划告诉了凤舞,还让凤舞自己去执行……

这这这……

木管家不得不为塞非落公主鞠一把同情泪了。

可是,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同情别人了,因为他自己……嘭的一声倒在地上,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凤舞看着倒在地上的木管家,眼眸依旧平静。

木管家是绑架朝歌的帮凶,敢动她的人,她必以十倍奉还!所以放过什么的,从来都不存在的。

凤舞冰冷着一张脸,弯下腰,在木管家脸上找到人皮面具的暗扣,手指微微用力,下一秒,木管家脸上的人皮面具就已经出现在凤舞手中了。

凤舞终于看到木管家的真正容貌了。

或许是因为常年带着人皮面具扮演马甲的关系,他的真容苍白而无血色,干瘪而瘦弱。

甚至都不知道他的真名是谁。

凤舞从木管家脸上摸索了一圈,看到他腰上有一块手指般大小的木牌,牌子上两个字:姜堰。

所以,这才是猫九真正的名字吗?

凤舞将这块小木牌收好,取了木管家的外袍,因为或许,她还有机会扮演木管家的。

将这些都处理完毕后,凤舞手指间多了一瓶小小的黄色药剂。

凤舞只倒了三滴出来——

哧拉——

木管家身上像是被硫酸涌过一般,不出一分钟,地上就只剩下一滩黄水了。

木管家……消失的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凤舞淡定的将猫九的人皮面具继续扣上,随后,她出了房门,一路往绝大人的住处而去。

按照塞非落公主的说法,绝大人现在正在和大汗说话,所以她正好有时间将绝大人的住处探个究竟,看看朝歌是不是被藏在那里。

看的出来,绝大人很受大汗重视,因为他的营帐距离大汗,不过数百米。

因为猫九是绝大人的手下,所以他回来自然是可以大摇大摆的。

漆黑的夜。

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——

整个营帐里,寂静无声。

顶点阅读网址:m.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