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木管家……”赛非落公主眼眸危险的半眯起来,“你还记得本公主生怕最讨厌什么吗?”



木管家怎会不知?赛非落公主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欺骗!



可他没有欺骗啊……真正欺骗的是这个扮演他的小贼啊,可是无凭无据,他要怎么说?



“木管家!”赛非落公主的脸色瞬间沉下来。



木管家深沉的盯着赛非落公主:“公主……如果老夫说,这个猫九是假的,公主可信?”



赛非落公主双手环臂,嗤笑一声。



木管家咬牙:“如果老夫说,老夫没有拿他的阴阳针,公主可信?”



赛非落公主再次冷笑一声。



“公主……”木管家气得浑身颤抖,可最终还是强制压抑,他深吸一口气:“公主,竟如此不信任老夫了吗……”



赛非落公主冷静的摇头:“不是不信任木管家,而是本公主需要一份确认,为了公平起见,你们两个人全都被搜一遍。”



木管家的脸皮子都在抽搐。



没想到公主对他的信任感已经降低至此,如果真被搜出来,那简直……



木管家颤抖着手,从怀里摸出一个锦盒,递给赛非落公主:“公主殿下,此物……此物……”



赛非落公主接过去一看,好嘛,这不是阴阳针是什么?



“木管家你!”赛非落公主杏眼圆瞪,气得脸都青了,“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从猫九手里逼走了阴阳针,你……你还真是仗势欺人啊!”



木管家闭上眼睛,脸色都是青绿色的。



他能怎么解释?



他能怎么说?



这时候的凤舞,长叹一声,对赛非落公主说:“公主且息怒,木管家此举,怕是……怕是真的要研究阴阳针吧?”



赛非落公主瞪了凤舞一眼:“事到如今,你居然还为他说话?你还真是好心啊!行了行了,现在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个,现在阴阳针在你手里了,难道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?”



“怎么做?”凤舞一脸无辜的看着赛非落公主。



赛非落公主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凤舞:“你是傻子吗?难道你不知道,阴阳针最大的用处就是控制魔兽吗?”



凤舞:“嗯嗯嗯。”说实话,她还真的不知道呢。



赛非落公主:“所以,我们就从阴阳针上动手脚!凤舞不是自诩自己修为强大有大人物宠着吗?陆地上我拿她没办法,可如果在马背上呢?如果她惊了马,从马背上摔下来摔断了腿呢?如果不仅仅摔断腿,还摔……死了呢?”



凤舞:“……”



赛非落公主越说越兴奋,越说越激动:“阴阳针能控制魔兽,而马匹也属于魔兽的一种,所以……这件事有很的操作空间!”





凤舞:“……”



赛非落公主握拳,她激动的望着凤舞:“阴阳针有你控制,自然是万无一失了,所以现在唯一的条件就是如何让凤舞答应跟我比试!”



赛非落公主一圈圈踱步,一边走一边思索:“如果直接过去找她的话,那臭丫头肯定是不会答应的,所以必须想个法子才行,可怎么法子呢?嗯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