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素雅看到秋灵的时候,顿时恍然大悟。

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楚药师大声喊着。

  大家听到楚药师的声音,纷纷让出道来。

  楚药师看到凤舞,第一句便问:“可是需要给她看诊?”

  凤舞点点头。

  赛非落公主可以不让凤舞给桐妃看诊,但是却不能拒绝楚药师。

  独孤皇后狠狠瞪了素雅一眼。

  素雅默默低垂下脑袋。

  楚药师给桐妃把脉后,眉头渐渐蹙起。

  “如何?”凤舞问。

  楚药师摇头:“看不准。”

  凤舞不解的盯着他。

  楚药师只看着凤舞,苦笑着说:“她确实怀孕了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  赛非落公主大喊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桐妃难道还假怀孕不成?有你们侮辱人的吗?!”

  周围的人都用谴责的目光望着凤舞,摇摇头,确实太过分了。

  “但是,这一胎……有些奇怪。”楚药师眉头微蹙,“很有些奇怪呢。”

  凤舞皱眉:“嗯?”

  楚药师:“老夫从业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脉象如此怪异的胎儿……怪哉,怪哉。”

  赛非落公主见楚药师跟凤舞关系好,心中已经将他打入了反派,顿时没好奇道:“国师可以是说了,桐妃的孩子,是我们草原未来的小太阳,你自己福泽不够,看不出来是正常!”

  楚药师瞥了赛非落公主一眼,不说话。

  凤舞淡声道:“胎儿的情况楚药师您判断不了,但是桐妃的情况,您必然是清楚的,是吗?”

  楚药师点头。

  凤舞皱眉道:“桐妃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  楚药师道:“桐妃一直以己身供奉胎儿,腹部时有绞痛,手脚时有麻痹,可对?”
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望着桐妃!

  便是赛王后,此刻眸中也浮现一抹惊色!

  以己身供奉胎儿?

  桐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!

  她双手捂着肚子,眼眸惊恐慌色,拼命的摇头。

  楚药师目光淡淡,正色道:“你必须服用一味叫叶阳草的药材,而且是生吃,不然的话,身体便会麻痒刺痛,宛若万蚁噬咬!可对?!”

  桐妃捂着怀里,拼命摇头:“不,不,不——”

  凤舞淡淡一笑:“不吗?那你拼命捂着怀里位置,却是为何?”
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望着桐妃!

  桐妃脸上的惊恐之色越发恐怖,她只是拼命的摇头,哽咽的哭着。

  “你以为我们不会搜么?”凤舞冷笑。

  此刻的桐妃,似乎情绪到了临界点,身子一歪,整个人往后倒去——

  “桐妃!桐妃!”赛非落公主激动的大喊大叫,她抬头冲凤舞愤怒叫嚣:“桐妃被你害死了!凤舞,桐妃被你害死了!”

  凤舞负手而立,淡淡一笑,并不说话。

  “兰明尔公主来了,大家都快快让开——”就在这时候,一声天籁般声音响起。

  兰明尔公主?!

  凤舞发现,这个名字一出现,不论是君武帝国这边还是塞纳尔草原那边……人群顿时一阵骚动。

  凤舞有预感,这是个有来历的人物。

  所以,她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宫嬷嬷一眼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