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:“!!!你的意思是,我会死?!!!”

  火凤鸟沉痛的目光望着凤舞,默默点头。

  凤舞:“……我不信,好好的我怎么会……我不是拿到鬼王印章了吗?”

  火凤鸟深吸一口气:“我是最不希望你死的好吗?”

  如果可以的话,它怎么会怂恿凤舞接近君临渊?毕竟它脑海里有一个深深的灵魂印记,深刻的提醒它,凤舞需要与任何别的少年隔离?

  虽然这个记忆,不知道从何处浮现的。

  凤舞:“是吗?”

  “还不快去找君临渊?”火凤鸟戳戳凤舞脑袋。

  “知道啦知道啦。”凤舞摆摆手,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后就要往外跑。

  朝歌正从外面进来,她怀里抱着一个硕大深碗,另一只手正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切块水果。

  塞纳尔草原的水果,颇含灵气,吃了对修炼有好处,所以中原过来的人都爱的不行。

  “小舞,你去哪儿?”朝歌含糊不清的问。

  “去找君临渊。”凤舞下意识的说。

  话音未落,她人已经跑远了。

  朝歌愣在原地,等她反应过来后,眼前已经失去了凤舞的身影。

  朝歌: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君临渊吗?”朝歌抱着大碗,怔怔的站在那,心里莫名一阵失落……

  “小丫头,想什么呢?”一只手戳戳她额头。

  朝歌一抬头就看到风浔,充满期待的眼神:“你说,小舞真的不喜欢君殿下码?”

  “天真!”风浔拍拍她脑袋。

  朝歌长长叹息一口气,耷拉着脑袋:“……我也觉得。”

  “怎么了?小丫头很失落的样子?”风浔看着这样的朝歌,只觉得好笑。

  以前的朝歌,总是咋咋呼呼的,热血又冲动,青春活力十足,生机勃勃宛若春晖朝露,可从没见她这样颓丧的啊。

  “你说——”朝歌咬着下唇,湿漉漉的眼眸望着风浔:“你说……小舞有了君殿下后,还会在乎我吗?”

  “傻瓜!”风浔戳戳小丫头脑袋,“胡思乱想什么呢?小舞是那样见色忘友的人吗?”

  朝歌觉得失落又委屈:“可是,在小舞心里的优先排序……总归是降低了一名吧?”

  风浔没好气的揉揉朝歌小脑袋:“他们两个现在互相傲娇着,八字还没下去那一撇呢,现在担心这个会不会有点早了?说不定他们还没说开就结束了呢。”

  谁知,朝歌的眼眸瞬间闪亮:“真的吗?!他们真的有可能还没说开就结束了?风浔你别骗我啊!”

  朝歌激动的握住风浔的手,攥的紧紧的!

  风浔顿觉哭笑不得。

  这丫头哟——

  当初建营的时候,君临渊的营帐就设在凤舞边上的,所以不过几个呼吸的瞬间,凤舞已经站在了君殿下的营帐。

  可是,宫嬷嬷却一脸苦笑的望着凤舞:“舞小姐,君殿下不在啊。”

  看到凤舞来找君临渊,宫嬷嬷还是很开心的。

  “啊?”凤舞抓抓脑门,“他去哪儿了?”

  宫嬷嬷苦笑着摇摇头:“殿下的行踪一向不会跟我们下人交代的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