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毒素倒是暂时解开了,只不过舞丫头方才气血翻涌,怒急攻心,一时顶不住,就被气晕过去了。”

风浔那双眸被气得猩红,恶狠狠瞪着赛非落公主:“你毒害我们家小舞还不够,现在眼看着她解毒了,又要气死她,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女人!亏你还是个公主呢!塞纳尔草原的公主就这样的啊!”

塞纳尔大汗只觉得羞愧,尴尬,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若是以往,谁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?!但是现在,赛非落公主被抓住的短处,被群起而攻之,又是证据确凿……他这个做父王的,能如何?

塞纳尔大汗只得苦笑着赔罪:“陛下,我家这位公主确实被我骄纵的不成样子了,回头之前一定重重责罚,一定重重责罚。”

君武帝目光冰冷,没有言语。

塞纳尔大汗只能继续苦笑,对手下的护卫队长蒙汉说:“我们部落营帐,集体往后撤五百米!”

蒙汉瞪大眼睛!

要知道,在神源之种即将出现的这段时间,这块高地有多重要!

往后撤五百米,这意味着什么?!

这意味着塞纳尔这边的成功率,将会降低百分之十啊!

“还不快去?!”塞纳尔大汗瞪着蒙汉。

蒙汉强制压抑内心的情绪,点点头,领命而去。

塞纳尔大汗让步了,君武帝内心暗喜,可面上却没表现出来,依旧板着脸。

只不过在塞纳尔大汗表示他要带赛非落公主离开的时候,君武帝冷着脸点点头。

看着躺在地上装晕的凤舞,君武帝很是开心。

这舞丫头啊,倔强不听话的时候,很想打她,但有时候又觉得这丫头太上道了。

就像这次打压塞纳尔大汗的事,君武帝就特得意。

等凤舞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午夜时分,营帐内一盏孤灯点着,豆大的灯芯,烛火并不亮堂,发出迷蒙的光晕。

“小姐,你醒了?”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凤舞耳边响起。

“小舞,你觉得怎么样?”同样是熟悉的声音。

凤舞睁开眼睛,当她看到两个人围拢而来的人时,大脑有一秒钟的停顿。

她看到了秋灵?还有朝歌?

“这里还是……塞纳尔草原吗?”凤舞那双清澈黝黑的眼眸浮现一抹疑惑之色。

“小舞你终于醒了!”朝歌坐在床头,紧紧拉着凤舞的手,一脸的心疼,“这里当然还是塞纳尔草原啊,我们是被人接过来的。”

“谁接的你们?”凤舞在最开始的高兴之后,内心出现一抹忧虑。

她自然也想念朝歌和秋灵,可是她更清楚塞纳尔草原将会出现多大的混乱。

“是殿下让七皇子将她们两个带过来的。”宫嬷嬷手里举着灯从外面走进来,笑着对凤舞说:“殿下担心您一个人会寂寞,所以喊她们过来陪伴您呢。”

所以,现在知道殿下对您有多好了吧?宫嬷嬷心中暗暗得意。

但是凤舞的眉头却微微蹙起。

君临渊派人将她们接过来的?

他的初衷,真的是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寂寞,所以喊着朝歌秋灵过来陪伴她吗?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