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说起来,独孤雅莫对凤舞的仇恨值,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

  “嗯?”赛非落公主盯着独孤雅莫。

  “这个凤舞,可是君殿下的暖床丫头!”独孤雅莫语出惊人,“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狐媚手段,君殿下竟然允许她待在身边。”

  “暖床丫头?!”赛非落公主差点炸了,一时间,眼眸一片猩红!

  “是的,就是暖床丫头,还是贴身伺候的那种。”独孤雅莫眸中闪烁着嫉妒的火光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将君殿下伺候的好,所以君殿下对她多有宽容,甚至有好几次她不听话,君殿下都由着她去了,他们都说……他们都说……”

  “他们都说什么?!”赛非落公主只觉得胸口一阵怒火上涌!

  熊熊燃烧的怒火,宛若埋在地底的岩浆,几欲暴动!

  三公主把话接过来:“他们都说……君殿下喜欢凤舞呢。”

  “放屁!”

  赛非落公主顿时爆粗口!

  三公主:“……”

  “君临渊是我的!必须是我的!谁敢跟我抢!我必杀她!”赛非落公主将辫子甩的啪啪响!

  三公主和独孤雅莫对视一眼,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得意之色。

  借刀杀人什么的,不要太爽哦。

  但是赛非落公主毕竟没有蠢到家,她瞪着三公主:“你以为你说什么,我就信什么啊,我又不是傻子!”

  君临渊这么多年都不近女色,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废材?赛非落公主内心是不信的!

  就在这时候,不远处传来一道脚步声。

  三公主一看,居然是凤琉。

  “凤琉,你过来过来——”三公主对凤琉招手。

  当初的沐瑶瑶都能将凤琉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了,更何况是三公主了?

  于是,凤琉和独孤孟溪屁颠屁颠跑过来。

  “公主殿下——”凤琉觉得三公主将她看在眼里了,内心特别开心。

  三公主瞥了她一眼,漫不经心问:“你们凤族那位凤舞,可跟你们凤族住一起?”

  原来是凤族的小姑娘?赛非落公主目光紧紧盯着凤琉。

  凤琉据实回答:“公主殿下,你是指凤舞吗?”

  三公主点点头。

  凤琉苦笑一声:“公主殿下,您真是说笑了,凤舞怎么可能会跟我们住一起呢?她现在不是君殿下的暖床小丫鬟吗?自从她抱上君殿下大腿后,对我们凤族就不屑一顾了啊。”

  暖床小丫鬟,抱上君临渊的大腿……

  这么一对峙,赛非落公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她握紧手中的银鞭,双眸充血,怒气腾腾!

  忽然,她身子宛若猎豹一样冲出去!

  三公主脸上浮现一抹得意之色!

  呵呵,凤舞啊凤舞,这下你可死定了!

  一大早上的,凤舞才刚一出门,就见着门口多了一匹脏兮兮的,瘦骨嶙峋的血红色骏马。

  这匹骏马也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,就停在凤舞营帐门口嗷嗷叫,凤舞赶也赶不走它,最后只能认命的给它喂草。

  结果,这匹血红宝马竟然不吃草。

  凤舞无奈,只能将刚才亲手烹饪的甜菜根丢了一根给它。、

  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