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纳尔草原的最后一天……

  或许是因为受君临渊发怒的氛围,或许是因为长久旅途的疲惫……一路上大家都极沉默,低头默默赶路。

  终于,在傍晚时分,落日余晖之下——

  前方出现一支威武雄壮的队伍。

  为首的是草原上的枭雄,塞纳尔草原的大汗——

  威武雄壮的塞纳尔大汗。

  寒冬凛冽中,塞纳尔大汗身披兽皮,露出右肩的身躯,古铜色的肌肤呈块状,一鼓一鼓的,充满了血脉贲张的力量。

  他身后,一左一右,分别是塞纳尔草原的大王子和小王子。

  大王子是个成熟的草原汉子,年约三四十岁,双肩鼓起,孔武有力,宛若棕熊,双眸冰冷,充满了上位者的威慑力。

  小王子是个漂亮清隽的少年,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纤细俊逸,皮肤白皙,笑容温和,倒像是长在江南的少年,而不是草原的汉子。

  看到君武帝,草原上的大汗自马背上下来,哈哈大笑着上前,给君武帝行礼,行以君臣之礼。

  塞纳尔草原,一直都是君武帝国的附属国。

  君武帝国一直是他们的天朝上国,每年岁贡,当然曾经也有过反抗,但都被君武帝国绝对的实力打压下去。

  君武帝和塞纳尔大汗一路寒暄,走在最前头。

  大王子那双充满威严的目光在人群中轻扫,最后,视线定格在君临渊这辆马车上。

  他的目光和君临渊在半空中对视。

  强者惜强者。

  不过一个眼神的对视,他们便知道,对方的实力不弱,不过,他们之间的对峙,也仅仅只是这一个眼神罢了。

  塞纳尔大汗将整块狩猎草原都圈起来,以左的高地,划分给了君武帝国这边,用来安顿。

  以右的高地,则全是让塞纳尔大汗身边跟来的勇士们安顿。

  一左一右,清晰明了。

  后勤的事是沐王爷全权负责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,凤舞的帐篷被分到了君临渊边上。

  就跟他的帐篷紧挨着。

  看到一排排拔地而起的帐篷,凤舞原本还在感慨营帐建设之快,结果宫嬷嬷却笑着问她是否要在营帐里沐浴歇息的时候,凤舞才反应过来——

  “为何……我的营帐在此?”凤舞忙摇头,“宫嬷嬷,你可知,现在在我可不做君临渊的丫鬟了。”

  十八天的任务已经结束,凤舞才不要再跟他挨这么近呢。

  对别人不苟言笑的宫嬷嬷却笑看着凤舞:“老奴知道的。”

  “所以,我的营帐在何处?”凤舞望着宫嬷嬷。

  宫嬷嬷眼眸含笑:“您的营帐就在此处啊,舞小姐忘记了么,严格意义上来说,您可是陛下亲封的郡主之尊,本就应该有自己的营帐,只不过之前您一直没有行使自己的权利罢了。”

  还有这种事?

  “可是,郡主的身份,怎么都没资格挨着君殿下吧?”凤舞望着宫嬷嬷。

  “因为这是我们强烈要求的呀。”

  风浔和玄奕不知道何时从身后的营帐里走出来。

  “你们?”凤舞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