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嬷嬷点头:“可不是么?就是川北山的绿萝春,年产值不足一斤,每一片茶叶都价值千金,而且是千金难买呢。”

宫嬷嬷笑着:“绿萝春确实难得,但好歹每年都会有一旦,更难得的是这套茶具。”

“茶具?”凤舞的目光往茶具望去,第一眼,凤舞只看到这是一套天青色茶具,再认真看时,却发现这套茶具上蕴含了极高深的灵阵。

“是呀,这套青花茶具,乃是殿下妙手偶得,若说它最奇特之处,那便是这茶具……会自动生水。”

“灵水?会自动生出灵水?”凤舞眉头微微上扬。

“是呢,很奇怪的,每当将茶叶放进去的时候,天青色杯壁上就会冒出水来,而且这水灵气浓郁,当然,必须得是绿萝春这样特级的茶叶才可。”

宫嬷嬷将茶具往凤舞手里推了推:“这时候殿下还在用功,定然渴了,舞小姐快送进去了。”

凤舞:“啊?难道不是宫嬷嬷您送进去么?”

宫嬷嬷笑着说:“我还得给殿下准备明日穿的衣裳,所以此事就劳烦舞小姐了,快去吧。”

宫嬷嬷将凤舞往前一推,而她自己则快步离开了。

凤舞:“宫嬷嬷,喂喂……”

宫嬷嬷头也不回,走的飞快,好像后面有人在追。

凤舞:“……”

封管家就站在门口,凤舞走上去几步,正欲将茶具交给封管家。

可是——

封管家却笑眯眯的打开门:“舞小姐,请进。”

凤舞:“……”

明明她是想要将东西给封管家递过去的好吗?

可封管家分明就是一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的样子。

凤舞万分无奈,只能选择自己进去。

不就是送个茶吗?送完了转身就走不就行了吗?

想到这,凤舞便跨过门槛。

凤舞才刚进,封管家便悄然将门带上了。

从凤舞的角度望去,只能看到君临渊的背影。

此刻的君临渊正坐在桌前,桌案上一堆的奏章,有些正摊开着,君临渊手执朱砂笔。

这些国家大事,就在他快速一勾一画间便有了决断。

凤舞心中忽然一动。

如果……

这些奏章被茶水浸湿了,君临渊会生气吗?

肯定会暴怒吧?毕竟这么重要的东西。

方才凤舞为了惹怒君临渊,绞尽了脑汁都没想到办法,现在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……凤舞怎么可能会放弃?

想到这,凤舞蹲着茶具,距离君临渊只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,她假意一脚踩空——

“啊——”

凤舞惊呼一声,手里的茶具往桌案铺洒而去!

“小心——”

君临渊那只强而有力的手臂拽了凤舞,凤舞可不想被他拽了去,于是在关键时刻往外一转。

但是——

凤舞怎么都没想到,君临渊居然会转了一个方向!

嘭!

可怜的凤舞,她整个人摔进君临渊怀里。

她那微翘的鼻尖差点被撞歪。

“嘶——”凤舞疼的倒抽一口凉气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不过,凤舞内心却是高兴的!

因为茶水确实浸润了奏章,君临渊肯定要生气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