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周——

死一般寂静。

没有人敢喘息,更没有人敢吭声……

太可怕了……

一股寒意从众人脚底板蹿起,升至后脊背处,大家都觉得浑身发寒。

一直都知道君殿下残酷嗜血,生杀予夺,但最近——

府邸的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殿下发脾气了,甚至还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点人性化的东西,所以……

所以很多人都下意识的以为,殿下变得温和好相处了,却谁知道,殿下依旧还是那个生杀予夺杀人不眨眼的殿下。

“殿下——”

一时间,在场所有人都纷纷跪地,低垂下脑袋,没人敢跟君临渊对视。

君殿下那双嗜血冰寒的双眸环顾四周一圈。

他目力所及,一片寒冰笼罩!

众人只觉得浑身瑟瑟发抖,不敢跟他对视,凝神屏息,不敢喘息。

“回府!”

君临渊冷哼一声,顺便,他将碧溪随手甩在一旁,旋即大步离去。

众人心里一片冰凉……

太子府。

凤舞这个回笼觉睡的是天翻地覆,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但就在她做梦正香甜的时候,她感觉到一道冰冷却炙热的目光盯着她,一瞬不瞬的盯着。

凤舞何等敏感之人?这等毫不掩饰的炙热目光,她怎会忽略?

下意识的,凤舞便睁开眼睛。

“君临渊?!”凤舞揉揉惺忪睡眼,顺便打了个哈欠。

君临渊似笑非笑的盯着她。

双手抱臂的君临渊,不疾不徐走过去,定定的站在凤舞面前。

“醒了?”君殿下那修长手指,捏捏凤舞那略带婴儿肥的肉呼呼小脸上。

“唔——”

君临渊手指的温度一惯的冰凉,这股明显的凉意瞬间将凤舞冻醒了,凤舞打了个哆嗦,当即拍开他的手。

“你不是去冬猎了吗?怎么回来了?”凤舞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君临渊。

君殿下嗤笑一声:“找你。”

“找我?”凤舞右手食指指向自己,“你怕是不知道吧?太后老佛爷亲口下的懿旨,不让我随行呢。”

君临渊漫不经心瞥了凤舞一眼:“我看你这样子,似乎很高兴的样子?”

“哪有?!”凤舞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会承认?她忙不迭否认道:“我居然没有资格去冬猎?嘤嘤嘤,好悲伤,好难过,好可怜……”

君临渊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凤舞,就那么盯着看。

被君临渊这样的目光看着,凤舞自编自演就演不下去了,她清咳两声让自己下台阶。

“喂喂,君临渊,你也不去冬猎了?”凤舞是真不想去啊。

这个季节,是塞纳尔草原寒风最凛冽的时候,草原上的日子不好过啊,不过正因为如此,所以出来活动的都是凶猛的魔兽,所以才是狩猎的最好季节。

“走吧。”君临渊伸出右手,将凤舞的小手包裹其中,拽着她就往外走。

“喂喂喂,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凤舞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“冬猎。”君殿下言简意赅。

凤舞:“哎哎,我不去我不要去。”

君殿下哼哼:“刚才是谁说自己弱小无助悲伤可怜的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