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后面,君临渊只觉得脑袋涨着疼。

如果凤小舞不去的话,那他这次去塞外,又有什么意义?

君临渊蓦然回,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!

原来不知不觉中,凤舞在他心里居然这么重要了!

凤舞不在,原本有意义的事都变得索然无味了?

现这个惊人的事实后,君殿下呆愣了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——

“封管家!”君殿示意马车停下。

呼——

封管家在心里默默吐出一口气。

他就说嘛,这俩赌气能赌多久?但然他没想到的是,原本他以为沉不住气的人会是凤舞,却没想到——

沉不住气主动示好的那个人,很显然,就是这段关系中爱的更深的那一个。

“本太子有样东西落在府邸了,你去帮我取一下。”君临渊吩咐封管家。

封管家清咳一声。

重要东西落在太子府了?哎哟我的太子殿下呀,您不是有空间储存戒指吗?你不是将重要的文件都放在那里面吗?

现在居然用落东西这么简单粗暴的问题……实在是太弱智了!

但是,揭人不揭短啊,封管家脸上挤出最专业最无害的笑容:“殿下,您落了什么东西?”

君临渊:“……你不知道?”

封管家故意装傻:“……不知道呀,殿下您有何吩咐?”

本来君临渊这辆马车,就走在最中央被团团保护的位置,最是容易引起注意的。

所以当君临渊在马车上,封管家在马车外,而君临渊被封管家气到瞪眼的时候——

大家都知道,事情有变了。

“回程!”

君临渊气呼呼瞪了封管家一眼后,直接吩咐大部分回程了。

君临渊出马,那属于太子殿下的奢侈排场,可一点都没有少的,所以说是大部分,还真大部队。

大家一听全都懵了。

“回程?”

听到消息的人,全都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,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要回程啊。

而且刚才管家不是说了吗?再迟下去,会拖延整个队伍的进度。

到底生了什么事啊?大家彼此相询,又彼此懵圈。

君临渊根本不给任何人提问的机会,他只需黑沉着那张生人勿近的脸,就没人敢问了。

“殿下,时辰将近,如果赶回去,怕是陛下那边……”宫嬷嬷试图委婉的提醒君临渊,但是——

如果能听人劝,那就不是君临渊了。

他横了宫嬷嬷一眼,眼中明显有抱怨和不悦。

抱怨和不悦?宫嬷嬷有些懵了。

殿下不悦她能理解,可是这抱怨……到底是哪里不对?

封管家很好心的戳戳宫嬷嬷的手臂,无声的提醒她两个字:凤舞。

宫嬷嬷平时是聪明人,但并不表示她时时刻刻都聪明绝顶,就像现在,她就不明白关凤舞什么事。

“舞小姐还没来。”

封管家见君临渊的怒气值越来越高,周围的空气都有被凝结的风霜了,于是赶紧趁君临渊不备,压低声音提醒宫嬷嬷。

宫嬷嬷一听,眼睛瞪大:“舞小姐没来?她怎么会没来呢?她就在随行名单上啊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