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君临渊离开,凤舞真是一肚子气,却又无处泄。

她现在君临渊面前,她活脱脱就是一个受气包。

封管家看着凤舞,试图跟她解释:“其实殿下刚才过来是……”

“是为了气死我是吧?!”凤舞瞪着封管家。

封管家:“……”

“还不快滚出来?!”君殿下在门外大吼!

封管家:“……”

所以说,这两个人的性子,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一起哟……封管家也是无奈的快哭了。

没办法,他只能丢给凤舞一记深深的眼神:“凤姑娘快起吧,再过半个时辰,就要开拔去冬猎了。”

封管家离开后,凤舞心里越想越不爽。

冬猎?谁想去啊!

可是想到小七还在君临渊手里,而且她还答应了做君临渊十八天的小丫头,不去又真的不行。

于是凤舞只能忍着气,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。

凤舞天生丽质,也不需要怎么收拾,就简单穿戴梳洗过后,就推开了门。

“咦,凤姑娘醒了?”

凤舞才刚推开门,就看到一道清丽的身影靠在墙头,此刻正用胜利者的目光看着她。

这个人……凤舞眉头微蹙。

因为她认出来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跟她有过冲突的碧溪。

凤舞没有跟她交谈的心思,对她点点头就准备越过去。

但是——

“凤丫头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?”碧溪环臂的那双手放下,笑眯眯的喊住凤舞。

这声音,听着有些挑衅。

而且——

凤丫头?真以为自己是她的丫头?凤舞本来一大早就有起床气,再加上从君临渊那里受了气,这会儿正气不顺呢,碧溪就这么撞上来,她也就不打算客气了。

“去冬猎。”凤舞盯着碧溪。

“冬猎?哈哈哈,你说你要去冬猎?”碧溪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望着凤舞。

凤舞没理她,自己走自己的。

“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”碧溪的声音在凤舞身后响起。

而因为碧溪没有压低声音,所以此刻已经引起一点骚动,周围慢慢的开始有人聚集。

而甄夏带着几个小丫鬟,就站在不远处。

甄夏原本就是左青鸾的人,所以对凤舞天然抱有敌意。

现在看到凤舞被碧溪怼,心里自然开心了。

见凤舞要走,碧溪嘲讽的声音从凤舞身后传来:“难道你不知道,这次冬猎,你是没资格去的吗?”

什么?凤舞眉头微蹙,目光盯着碧溪。

碧溪却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碧溪:“你好像很意外的样子?可是,难道你不知道吗?能去的丫头就只有四个,而你一个新来的,凭什么就能轮到你?”

凤舞:“……阿累?”

碧溪双手交付在身后,仰着下巴,得意洋洋道:“更何况,太后老佛爷了懿旨,你,凤舞,没资格去冬猎!”

没资格去冬猎?凤舞皱眉:“此话当真?”

碧溪见凤舞眉头紧蹙,以为她内心不悦,顿时心里乐开了花:“太后老佛爷的懿旨还能有假?凤舞,你该不会以为你怎么都能去吧?现在心情如何?是不是很不爽?哈哈哈——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