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嬷嬷道:“那便让她参加不了冬猎会,不给些教训的话,若是被殿下知道,老奴会被殿下责罚的。”

提到君临渊,凤舞的眉头便深深皱起,她直接打断宫嬷嬷:“您不要再提这个人了!”

就算凤琉再如何羞辱她,凤琰峰再如何气她,凤舞都没有真正放在心上,但是——

宫嬷嬷一提君临渊,她就几乎要炸毛了。

宫嬷嬷欲言又止,她家可怜的殿下只是不会表达而已啊……

“舞小姐,其实殿下他只是还不太懂事,事实上他是……对你很好的。”

很好?凤舞简直要气笑了!

君临渊要是对他好的话,那天底下就没有对她不好的人了!

宫嬷嬷见凤舞没有说话,也猜到了她在想什么,于是轻咳一声:“咳咳,其实殿下对您……还是蛮特殊的……”

凤舞无语的瞥了宫嬷嬷一眼:“是啊,确实挺特殊的,但我宁愿不要这份特殊。”

宫嬷嬷:“舞小姐,其实……”

她们家殿下真的很喜欢凤小舞的啊,只不过是因为傲娇爱面子,所以总是表现出一副欺负人的样子啊。

于是,宫嬷嬷将这番话说给凤舞听。

凤舞朝天翻了个白眼:“宫嬷嬷,说这话你自己信吗?”

宫嬷嬷:“……”

她知道,误会已深,她再如何解释都没用了,所以这烂摊子,还是交由她们家殿下收拾吧。

宫嬷嬷长长叹了口气;“舞小姐,您还是跟家里告个别吧。”

凤舞用那双犀利如冰刀的目光盯着宫嬷嬷,一言不。

宫嬷嬷内心虽然不忍,但最终还是认真严肃的望着凤舞:“舞小姐,您还是跟家里告别一下吧。”

宫嬷嬷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,凤舞今晚必须回去。

凤舞颤抖的手指指着宫嬷嬷,一言不。

朝歌更是冲上来,用力挡在凤舞面前,同时对宫嬷嬷怒目而视:“你这个坏老太婆!休想带走我家小舞!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

除了朝歌,其他人也冲上来。

秋灵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宫嬷嬷。

美人娘亲更是泪眼汪汪泫然欲泣。

宫嬷嬷:“……”

不过是让凤舞去太子府,怎么大家的反应,都像是要将她拉去砍脑袋似的?

宫嬷嬷无视所有人,只盯着凤舞,只说了三个字。

凤小七。

凤舞眉头深深皱起:“宫嬷嬷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宫嬷嬷眉宇微动:“舞小姐知道,能威胁到您的,就只有殿下。”

君临渊啊……

凤舞眉头深深蹙起,不得不承认,君临渊确实有威胁到她的能力。

“小七呢?”凤舞回头问朝歌。

朝歌正想跟凤舞说这件事,于是赶紧说:“小七被人请走啦,据说是什么少羽卫的人,小舞,咱们赶紧去少羽卫找小七吧!”

果然是少羽卫的人……

凤舞那双充满危险的目光紧紧盯着宫嬷嬷。

宫嬷嬷神色依旧冷静,面色淡然无波,用只有凤舞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。

凤舞一听此话,神色不由的一变。

她盯着宫嬷嬷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