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们的幕后主使是谁一眼难辨,但绝对不是没有目的的瞎嚷嚷。

有了这几个人带节奏,太子府其他原本心平气和的人,也都变得浮躁起来。

“宫嬷嬷,这、这让我们怎么吃呀?”

“舞小姐,您、您这是打乞丐吗?”

“如果舞小姐以后当这太子府的家,那我们岂不是天天饿肚子?”

……

因为法不责众,所以心怀不满的他们,在底下一句一句的吐槽着,却不敢站起来说一句。

可是他们的话,还是一五一十传到凤舞耳中。

宫嬷嬷见凤舞皱眉,当即黑沉下脸来。

不过——

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这脚步声有些特殊,绝不是普通人能走出来了,大家都下意识的回头望去——

原来是君临渊来了!

君临渊走路自带气场!

他一来,就如同厚厚的乌云笼罩下来,雾霾深深,黑黑沉沉的,压的人心头慌。

一时间,没人敢再说话,全都眼观鼻,鼻观心,低垂下脑袋,没人敢跟君临渊那环顾四周的犀利目光碰触。

君殿下那黑沉沉的深眸扫视一周,旋即,他的目光盯上了饭桌上。

那里——

每个人面前都只有一个盘子。

君临渊皱眉,瞥了宫嬷嬷一眼。

宫嬷嬷忙解释道:“殿下,时间上实在来不及,舞小姐只来得及做一道菜,所以……便做成了鱼香肉丝盖浇饭。”

宫嬷嬷有些囧。

要知道,平日里,殿下的晚膳算是一天中最清淡朴素的,那也得有三十个菜品啊,可现在……

只有可怜兮兮一盘盖浇饭,而且浇头还是殿下所不喜的辣味,宫嬷嬷直觉以为君临渊会大怒——

其实以为君临渊会大怒的,又何止宫嬷嬷一个人呢?

因为对于君殿下来说,这就是挑衅啊!

不仅做一个菜一饭是个挑衅,特别是这道菜,看起来是火红色的,君殿下最不喜欢的便是辣味好吗?

甄夏眼眸中浮现一抹森冷寒意。

碧溪嘴角扬起一抹微微的独孤。

大家都在等着君临渊怒,然而——

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,他们家君殿下,一开始确实皱着眉头,眉宇紧拧,像是随时要火的样子。

了,马上就要冲着凤舞火了……

就在很多人期盼的心跳加时,君临渊却转过身来,那双冰冷的目光死死瞪着在场众人:

“有的吃就不错了,还挑?本殿下都没挑,你们有资格挑?!”

君临渊很生气!

他气的是,这些下人凭什么在这挑三拣四?

这可是凤小舞那丫头做的菜,那丫头亲手做的哎,他们有资质品尝已经非常不错了,还有资格挑?!

“所有人都必须给本宫吃掉,一粒米饭都不许剩下!”君殿下那双嗜血的双手瞪着众人,“不然,就自己去领家法!”

这么严重?!

大家都互相对视一眼,都在彼此眼中看到难以置信的眼神!

但是生气的君殿下是没有道理可讲的,他大马金刀往位置上一座,冲凤舞招招手:“来一份啊!”

凤舞:“……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