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嬷嬷便领着人走了,独留下碧溪一人。

碧溪美艳的脸上浮现一抹不服气之色。

殿下这是没看到她,若是看见她,又如何能对她无动于衷?

凤舞并不知道,在这太子府邸,有一个蠢蠢欲动野心膨胀的姑娘。

砰!

君殿下进入书房后,随手便将凤舞丢在软榻上。

凤舞揉揉被拎的生疼的胳膊,赌气的瞪着君临渊!

君殿下进入书房后,砰的一声就将门关了,然后他便没有再理会凤舞。

凤舞只觉得莫名其妙!

君临渊那美少年是几个意思?她不过是取笑了一下他的纯情,他就气成那样?

哼!她还不想理会他呢!

凤舞干脆也不起来了,她半躺在软榻上,面容朝里,跟君临渊赌气。

或许是凤舞今日太累了,她睁大着眼睛生闷气,渐渐的眼皮有些沉重……

以至于最后,她竟然自己睡过去了。

等凤舞苏醒,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。

她拥被而起,揉揉惺忪睡眼,看着墙壁上暗黄色的光,记忆渐渐在脑海里出现。

她记得今日万花琼林的事,记起自己被君临渊拎回家,记得……

她居然生气着生气着给气睡觉了,也是没睡了!

凤舞有些懊恼的拍拍自己脑袋,她转过头,四处逡巡着。

很快,她就看到书桌前的君临渊。

暗黄的灯火下,君临渊那一低头的侧脸,像是被刀削过一般,棱角分明,轮廓异常深邃。

他一身薄衫,肩上披着一件大风氅,矜贵又雍容。

他手里拿着奏章在看。

凤舞知道,君临渊是被当做帝国储君培养的。

古往今来大家有一个共识,那就是,太子是这世上最难做的位置。

因为皇位终身制的缘故,历任皇帝对太子的感情都是非常矛盾和复杂的。

太子表现的太积极,被朝臣拥戴,皇帝会忌惮。

若太子表现的太平庸,皇帝又要怀疑他能不能胜任这个位置。

若是皇帝活的长,那太子就更是苦不堪言了。

所以古往今来,太子这个位置都是如履薄冰,难度系数高的。

可是……君临渊做这个太子之位,却做的如鱼得水。

他脾气臭的很,该傲娇傲娇,该残忍残忍,随心所欲,肆无忌惮。

然而,大臣看重他,民众拥戴他,甚至就连陛下……都一次次的差点被他气吐血。

她怎么觉得,现在这位君武帝才是受气的小媳妇,君临渊才是那可怕的大魔王呢?

凤舞单手支额,那双清澈灵动的眸,在黑暗中闪着星光,好奇的望着君临渊那姣好的剪影。

君殿下看着手里的奏章——

因为他是太子,所以下面送上来的奏章,都会抄送一份送至他的案桌上。

君临渊看的快,一目十行扫过,所有的字都会自动印入他的脑海里。

君武帝需要五个时辰处理的政事,他只用半个时辰便能看完并且给出意见。

所以处理政事对君临渊来说,不过是一种休憩的方式。

可是原本一目十行的奏章,现在他却停留在这一页,怎么都翻不下去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