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差点翻白眼:“这是重点吗?”

  她路上随手跟人买的一束,她哪里知道上面有没有露水?

  风浔继续调侃:“咦,昨天生拉硬拽,你不是无比坚定的说不来吗?怎么这会儿又来了?这花……是打算送谁呢哟?”

  风浔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……凤舞心里好想打人啊。

  她瞪着风浔:“告诉我君临渊在哪里。”

  虽然现在时间还有富余,但如果君临渊不好找呢?万一又被突发事情耽搁了呢?

  “找君老大啊?”风浔摸着鼻子,好笑的看着凤舞,“你找君老大,送花给他啊?”

  凤舞踹他一脚:“快说他在哪里!”

  “哟呵——”风浔意味深长的目光瞅着凤舞,“昨日口口声声说不来,今日上来就要给君老大送花……凤舞你这欲擒故纵玩的可以呀。”

  “风、浔!”凤舞作势要打人了。

  “别别别——”风浔连忙讨饶,“既然你这么急不可耐的要见君老大,我怎么会拦着你呢?走走走,我这就带你去——”

  急不可耐……风浔这个词用的,太让凤舞崩溃了。

  可是凤舞能说什么呢?只能气呼呼的跟在风浔身边。

  风浔是真坏,一边走还不忘一边调侃凤舞,而且他还调侃的旁若无人的。

  周围宋弈辰等人再次面面相觑。

  从刚才的画面来看,凤舞好像跟他们很熟啊。

  难道凤舞和君殿下真的有点什么?那就……太可怕了!

  宋弈辰和赵行知对视一眼,彼此的神色都不怎么愉悦。

  这时候,大家自然全都跟上去了。

  不过凤舞和风浔脚程快,一般人还真跟不上,能跟上的就是若初境这几位少年。

  “喏,君老大就在那——”

  风浔指着前方的茶寮。

  万花琼林最中央位置,有一座琼木搭建的茶寮,原木色的茶座,落英缤纷的琼花瓣,透着一股清新气氛。

  君殿下独坐于茶寮里,那双深邃的星眸微微闭着,神色高冷莫测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更没人敢靠近他。

  茶寮外围几十米处,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少女们。

  她们不敢靠近,但又不舍离去,所以远远售后在外。

  风浔推了凤舞一把:“去啊,君老大就坐在那呢,你倒是快点去啊。”

  凤舞那张好看的容颜,此刻有些僵硬。

  确实如风浔所说,找不到的时候她拼命的找,可现在找到君临渊了,她的勇气又渐渐流失了。

  毕竟——

 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,众目睽睽之下给君临渊送花,这花意味着……凤舞不是不懂。

  “喂喂,凤小舞,事到如今,你该不会又不敢了吗?”风浔好笑的看着自家妹妹。

  就在这时候——

  人群中,一位姑娘手捧鲜花,推开低矮的篱笆门,骨气勇气往茶寮里冲去。

  却见她挺直脊背,一腔孤勇,像赴死一般英勇。

  “这是……独孤雅莫吧?”

  “独孤皇后母族的独孤雅莫?”

  “她这是给君殿下送花吗?”

  “她的姑姑是母仪天下的皇后,她算是正正经经的皇亲国戚了,从地位上来说,她便是当不了太子妃,太子侧妃的位置还是能争一把的。”

  ……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