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自从修炼了星陨剑法之后,火炎剑就已经有些不够用了,她接连两次都差点失败在兵器上。

  她说:我手上有星陨玄铁,我想请他老人家帮忙锻造星陨剑,但查了很快,都没查找到他的踪迹。

  荣阳炼金术师,君武帝国最顶尖的炼金术师,而且专攻锻造冶金兵器,凤舞想不出谁比她更合适了。

  凤舞确实一直都在找他,可是费尽她手上的人脉资源,也找不到荣阳大师的下落。

  哈哈哈——风浔闻言,顿时大笑起来,你当然找不到他老人家了,因为他

  君临渊瞥了风浔一眼,风浔的笑容戛然而止。

  咳咳——风浔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,他用眼神示意凤舞,去求君临渊。

  凤舞冰雪聪明,从风浔的表情中摸索出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所以,君殿下您知道荣阳大师的下落?凤舞拉着君临渊的衣袖,眼巴巴的望着他。

  星陨剑啊若是能炼制出星陨剑,那么接下来的龙门阵,凤舞的成功率就能提升很多。

  想到这,凤舞更是委屈唧唧的巴望着君临渊:

  那样的眼睛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,更何况是内心在意她的男人。

  只不过君殿下一惯傲娇,轻易不会在脸上表现出现。

  他那俊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上,剑眉微微蹙起:荣阳大师只见有缘人。

  我就是有缘人啊!凤舞揪着君临渊的袖袍,我可有老人缘了,老人家见了我都可高兴了,真的!

  君殿下无语的看着凤舞。

  凤舞眼巴巴的望着他。

  君殿下最终还是拒绝不了这委屈唧唧的眼神:拿纸笔来。

  嗯嗯!凤舞激动坏了,亲自跑进去,又一阵风似的卷出来,将文房四宝放在君临渊面前。

  君殿下瞥了凤舞一眼,凤舞立即反应过来,撩起袖子给他磨墨。

  君临渊右手执笔,那白皙如玉的修长手指间,每个字都遒劲有力。

  只一会儿功夫,一幅图空山晴雨图便画好了。

  君殿下将笔一掷,双手交付在身后,悠悠然潇洒离去。

  风浔和玄奕无奈而苦笑着离开了。

  朝歌看着他们离开,一脸的怪异:君殿下这是干嘛呢?好好的地址不说,非给画了一幅画?

  凤舞也是,眼睛都快钻进这幅画里了,拔都拔不出来了。

  君临渊走在最前面,风浔屁颠屁颠跑上去。

  君老大,君老大,您这样一幅天马星空的空山烟雨图,凤小舞怎么猜的到啊?

  玄奕也摇头,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地址,那幅画他也猜不出地名。

  但是,君殿下却傲娇脸,轻哼一声:她可以。

  风浔苦笑:君老大,你以为每个人都是你的脑子呀,我猜凤小舞肯定猜不出来。

  风浔和玄奕都不看好,因为那地名说好猜好猜测,说不好猜,真的是猜死了也猜不好啊。

  凤舞确实很认真的盯着君临渊留下的画卷,一寸寸仔仔细细的看。

  秋山空雨图。

  君临渊是画的真好,空山新雨,晚来秋色,暮色苍茫,山间明月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