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是要走了?

  凤舞下意识冲上去,一把抓住君临渊那宽大袖袍!

  好主动的凤小舞啊!

  玄奕和风浔对视一眼,风浔挑了挑眉头:我没说错吧?凤小舞现在可是很主动的!

  朝歌和秋灵对视一眼,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惊骇之色!

  这不对啊

  在家里的时候,凤舞不是一直说不喜欢君临渊,看到他就讨厌,她喜欢任何人都不会喜欢君临渊的吗?

  可是现在她又在做什么?

  凤舞可顾不得其他,她站在君临渊面前,拦住他的去路。

  君殿下那好看的剑眉微蹙,深邃绝美的深眸盯着凤舞:让开。

  他身上那种强者的压迫感非常强烈,生人勿近的感觉,让人不敢靠近。

  但是凤舞却顾不得其他,她拉着君临渊的袖袍,声音软糯:君哥哥,七天后你真的没有空吗?

  谁知,君临渊却漫不经心的瞥了凤舞一眼,傲娇脸。

  那目光凤舞再熟悉不过了。

  你求我啊,你求我我就有空。

  凤舞:

 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求君临渊?她也要面子的好吗?

  凤舞咬着下唇,心中一阵犹豫。

  君殿下笔直的大长腿迈开,不紧不慢的,看着就要走人了。

  君临渊!凤舞咬着下唇,当我求你了,你去吧。

  嗯?君殿下冷峻面容上,深邃的眸熠熠生辉。

  凤舞拉着君临渊的袖袍:算我求你了,去吧去吧,去看吧?

  君殿下轻哼一声,条线分明的光洁下颌轻抬:你在求我?

  凤舞:是是是,我求你呢,去吧去吧,去吧好不好?

  凤舞一边说,一边摇晃着君临渊的胳膊。

  俊朗清逸的少年双手交负在身后,下颌线微微上扬,看着傲娇,但熟悉君临渊的人都知道,他在暗暗得意呢。

  君殿下清咳一声:既然你如此诚心恳求到时候如果有空,本殿下去一趟也无妨。

  明明内心得意,可说的却这么勉强风浔嘴角微抽。

  一旁的朝歌和秋灵对视一眼,眼中都有些怪异。

  凤小七耷拉着脑袋,下唇咬的殷红似血。

  姐姐是她的,就是君殿下也不能将姐姐从他身边抢走!

  想到这,凤小七幽怨的瞪了君临渊一眼。

  哟呵——

  风浔笑嘻嘻的看着一脸不爽的凤小七,大掌在他脑袋上来回蹂躏。

  风浔:你这小家伙,还不爽呢?

  凤小七小狼崽一样哼哼两声。

  风浔觉得好笑,拍拍他肩膀:你姐姐以后有君老大罩着,多好啊?谁敢欺负她?

  凤小七咬牙:以后我会保护姐姐的!

  哟,你这小家伙还挺有志气的嘛,不过等你能保护你姐姐,还远的很呢!喂,你这小家伙去哪儿?

  修炼!

  凤小七气呼呼的跑走了!

  凤舞倒是没有注意风小七这边,因为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

  对了,你们认识荣阳炼金术师吗?凤舞问。

  风浔看着凤舞:你找荣阳炼金术师做什么?

  凤舞说:炼剑。

  :快月末啦~求下月票哦~~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