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孤孟溪盯着凤舞:“你真的能救琉儿?”

  凤舞忙着手中的活,并没有搭理独孤孟溪。

  独孤孟溪却急急说道:“如果你能救的了琉儿,我独孤孟溪必然重谢与你!”

  凤舞还是没有理会他。

  独孤孟溪还待说话,一旁的朝歌却推了他一把:“我们家小舞需要你感谢吗?别吵了,如果影响到小舞,救人失败的话,后果你自负啊。”

  独孤孟溪顿时不敢说话了。

  此刻的凤琉,目光紧紧盯着凤舞,眼眸中浮现一抹狠戾之色!

  这个孩子……留不得。

  因为,并不是独孤孟溪的孩子,若是生下来,以后必是后患,所以必须趁着这个机会除去。

  凤琉趁着凤舞治疗之际,调动她身体内的灵气直直朝腹部冲去!

  冲击速度之快,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!

  “啊”

  凤琉口中爆出一道惨烈的哭喊声:“凤舞,你害我!你要害死我的孩子吗?”

  事到如今,她还不忘嫁祸凤舞。

  因为她笃定,不管她怎么闹,凤舞都不会让她死,至少现在的她还不能死。

  凤舞正在给她治疗,却不料凤琉居然会爆发出这样的灵气,她的手被震荡了一下,下意识往后缩。

  “啊!我的孩子!”

  却见凤琉的下体鲜血如注,狂涌而出!

  独孤孟溪急的不行!

  他身边的常嬷嬷却说:“六姑娘要小产了,大家快出去,快些出去!”

  这房子里可是有好几个男人呢,若是碰见小产,该多晦气啊?

  独孤孟溪还想说话,但被他的奶嬷嬷抬手就给推出去了。

  独孤孟溪一边被推着往外走,一边冲凤舞威胁:“凤舞我警告你!如果琉儿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定会杀了你的,我独孤孟溪说到做到!”

  不说门外焦急的独孤孟溪,单说凤琉,她在作了一手好死之后,才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太妙。

  因为凤舞就那么双手环臂,居高临下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  凤琉心中一慌:“凤舞,你这是要见死不救?!”

  如果血流不止的话,她的性命会不保的!

  凤舞双手环臂,斜靠在柱子上,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凤琉:“既然你这么想死,那就去死吧。”

  “凤舞你”

  这一刻,凤琉终于知道害怕了!

  她双手乱挥舞着,慌乱不已:“你快来救我!凤舞你快来救我!求求你了,快救我”

  凤舞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你刚才不是故意想将孩子弄掉么?身为母亲的你,为什么要选择毁去这个孩子?”

  凤舞越走越近,凑在她耳边,吐气如兰:“难道是因为……这个孩子的父亲……”

  “凤舞!!!”

  凤琉痛的全身冷汗淋漓,额头上沁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无数的寒气从脚底板冒出来,直往脊背上冲去!

  “这个孩子?”

  独孤孟溪的贴身嬷嬷就在这,所以听了凤舞的话后,她眉头深深皱起,望着凤舞:“这个孩子,难道有问题?”

  凤琉用恳求的目光望着凤舞!

  不能说!不能说!如果说了,别说她,就连整个凤族都会颜面扫地的!不能说啊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