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,这样关键性的线索,就这样断掉了。

  风浔在外面到处寻找凤舞,那么此刻的凤舞呢?她在何处?

  风浔在凤舞家,而凤舞,则在风浔家。

  凤舞重新跳回墙内,她快速钻进树林,蹿进假山之内,于是,心灵手巧的她迅速将脸上所有的伪装都去除掉,换上自己日常穿的裙衫,一脸的淡粉装束,然后从假山里走出来。

  “咦,这不是凤舞姑娘吗?”不远处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。

  是风王妃身边的紫鸢。

  凤舞矜持而笑。

  很快,紫鸢就将凤舞带到风王妃的正院。

  此刻正早,风王妃正在用早膳。

  因为风王妃常年驻守北边,数年都难得回来一趟,所以往常都是风王妃一个人用早膳的。

  “小舞?”风王妃看到凤舞,眼睛叮的一下就亮了。

  凤舞有模有样的给风王妃请安,还没跟她请安完毕,早已经被热情的风王妃给拉着摁到座位上了。

  风王妃:“这么一早上,小舞还没用早膳吧?紫鸢,赶紧准备一份碗筷。”

  紫鸢笑着:“是。”

  王妃一个人用膳看着都孤单,有人陪着多好啊。

  风王妃拉着凤舞絮絮叨叨:“这一大早上的,你这丫头怎么就来了?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?”

  凤舞抿唇笑道:“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呀,我真没事呢。”

  风王妃:“你没事,该不会是风浔那破孩子又在外面闯祸了吧?”

  凤舞忙摆手:“怎么会?没有没有,哥哥好着呢,干娘您别动怒啊,免得被他气坏了身子。”

  什么叫做哥哥好着呢,然后又说不要动怒,免得被气坏了身子啊?这意思分明就是,风浔闯祸了呀!

  风王妃担心自己的暴脾气吓到小丫头,于是冲外面吼着:“让风浔给我滚过来!”

  紫鸢急急忙忙去了,不过她回来的时候,没有带回来风浔,而是带回来了破军院的王管事。

  风王妃的脸色顿时就不太好:“阿浔呢?”

  王管事苦笑。

  风王妃皱眉:“以阿浔的性子,听到是本王妃找他,他没有不来的道理,既然他没有过来……这会儿不在府里吧?!”

  王管事赶紧噗通一声跪下了——

  “他昨晚上夜不归宿?他干什么去了?!”风王妃的脸色瞬间变得很不好!

  凤舞这丫头可有分寸感了,连她都来提醒了,可见风浔这次的祸闯的有多大了。

  王管事被怒吼的瑟瑟发抖……

  “小王爷去西山找令狐大师去了……夜不归宿,有可能是被留在西山了吧?”

  风王妃摆摆手:“喊大管家过来!”

  大管家来了,就将事情说清楚了:“小王爷昨晚上让风无衣清点护卫,并且将狗子也给带出去了。”

  狗子,就是大狼狗,是当年的风北王机缘巧合捡回来的,轻易没人敢动它,只除了风王妃和小王爷。

  “风无衣呢?!”

  风王妃怒吼一声。

  大管家:“风无衣带着护卫追出去了,应该是追人去了。”

  “追谁?”风王妃咄咄逼人。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