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听过话,还未过子时,便已上床拥被而眠。

  朝歌和秋灵亲眼看到凤舞上床,看到灯火熄灭,一时间,两个人都面面相觑,难以置信!

  朝歌:“这不可能吧?”

  秋灵:“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子时之前睡了,之前一直一直熬夜。”

  朝歌:“她吃错药了吗?突然就变得爱惜自己身体了?”

  秋灵:“五年前,小姐从来都是子时之前睡觉的。”

  秋灵和朝歌一脸疑惑不解,可是她们怎么都不会想到,凤舞身上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第二日一早,凤舞很早就苏醒了,睁开眼,就听到窗外的清悦的鸟鸣声。

  凤舞拥被而坐,目光往窗口方向望去。

  果然,那里有一道颀长雪白的背影。

  修长匀称的身躯,清雅高华的气质,看着他,就会让人想到蓝天白云,高山流水,那种舒缓轻柔的感觉。

  平时都听不到鸟叫声,但是美人师父站在那就是一副水墨古画卷。

  这些鸟儿虽然看不到美人师父的虚影,但是它们的感知度,比人类要强多了。

  美人师父偏过头,白皙近乎透明的肌肤,在阳光下,晶莹如玉,萤光温润。

  “起了?”

  一大早醒来,听到悦耳的鸟鸣声,再看到美人师父在旁,凤舞只觉得心情大好,好想高歌一曲。

  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更有人坐在墙头双手呈喇叭状高呼:“凤小舞,凤小舞,凤小舞——”

  声音不疾不徐,有恃无恐,倒有些耍无赖的意味。

  段朝歌从房里冲出去,不高兴的冲风浔怒斥:“我们小舞正在闭关,任何人不得打扰,风小王爷还是赶紧回去吧!”

  风浔却继续嗷嗷叫:“凤小舞,凤小舞,凤小舞——”

  来的不仅仅是风浔,还有玄奕。

  只不过风浔坐在墙头,玄奕坐在院里的葡萄架下,自斟自饮罢了。

  凤舞揉揉眉心,风浔坐在墙头,路边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,看到了还不知道会传什么不好的言论来呢,现在关于她的言论已经够负面的了。

  凤舞深吸一口气,她不能生气,在美人师父面前,她是美美哒小仙女,要注意保持形象。

  做好心里建设好,凤舞这才推门而出。

  看到凤舞,风浔顿时眼前一亮!

  不过他并没有从墙头一跃而下,而是荡漾着双腿,用一种黑幽幽的目光望着凤舞,眸中兴味盎然。

  凤舞被他看了莫名其妙。

  凤舞:“风浔你干嘛呢?”

  风浔一个轻巧利落的翻身,从墙头一跃而下,轻盈的落在凤舞身前,目光从始至终都盯着她。

  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,戳戳凤舞额头:“小丫头,你瞒的我好苦啊。”

  凤舞一脸疑惑不解:“我瞒着你什么了?”

  该不会是美人师父的事,被他发现了吧?

  “君老大的事啊,凤小舞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凤小舞!”风浔冷哼一声。

  凤舞捂脸。

  又来了又来了,风浔可是也听说了那半截画面,以为她偷亲君临渊呢。

  凤舞正想解释,风浔却突然神来一笔:“你和君老大两情相悦,却瞒着我们所有人,你们可真行啊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