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秋灵不怕高风险,只求能替小姐分担。”

  秋灵跪倒在地,脑袋磕在青石地面上,无比的认真和严肃。

  凤舞:“……”

  秋灵:“奴婢现在才灵师三星,这样的进步太慢太慢了,小姐”

  凤舞:“如果说,快速晋升,但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……”

  “奴婢愿意!”

  凤舞:“七天后,你考虑清楚再来告诉我。”

  凤舞出了房门,脸上却发现一抹凝重之色。

  是她还不够强大,所以身边的人才会惶惶然不安,想要出一份力。

  凤舞知道,她必须变强,努力变强!

  来到隔壁的方阁老家宅院。

  方管家看到凤舞并不意外。

  “凤姑娘,老爷在老地方等您。”

  凤舞点点头。

  老地方指的,就是方阁老的书房。

  书房内,檀香袅袅。

  方阁老他老人家在蒲团上盘团而坐,闭目养神。

  夕阳的余晖从窗棂外倾泻而下,照射在老人家身上,透着一道温暖祥和的光。

  “来了?”

  方阁老睁眼眼眸。

  凤舞给方阁老深深鞠躬,她知道,在她进傲视雪原里考核的时候,老人家顶住了很大的压力,帮了她很多忙。

  “坐。”方阁老指着面前的蒲团。

  凤舞在方阁老面前坐下,脸上露出一抹微微的笑容。

  方阁老鼻息很灵验,只一闻,便闻到了凤舞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和草药味。

  “太后对你动刑了?”

  方阁老眼眸危险的半眯起来,他老人家动怒了!

  凤舞忙摆手:“不是太后,也不是在皇宫里受伤的,而是出了皇宫之外。”

  方阁老盯着凤舞:“怎么回事?”

  随着一次次接触,凤舞已经将方阁老当成值得信任的亲近长辈了,而方阁老也将凤舞当成最看重的晚辈。

  凤舞轻描淡写的便将回府途中遭遇埋伏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凤舞越是轻描淡写,听在别人耳中,却越是惊险万分。

  “岂有此理!”方阁老气得一拍地面,“好一个左铭!好一个左家!”

  至此,方阁老也猜到了:“所以五年前,是左家害的你修为被废?”

  凤舞冷笑一声:“最后出现的是左青鸾,她废我凤凰真血,以为从此以后,她就是唯一的凤凰真血。”

  “这就说的通了。”方阁老的脸色难看至极!

  他也让人打听过,得到的消息是,凤舞这丫头自己太过贪心,修炼不当,从而修为变废。

  如果是没有接触过凤舞,方阁老还真信了这话,但接触过凤舞之后,了解到这丫头是何等的聪明谨慎后,方阁老对这道传闻却是一个字不信!

  他心中已隐约才猜测,猜是左家所为,现在凤舞所言,跟他的猜测不谋而合。

  “这个左铭,简直欺人太甚!”方阁老平时多淡定一个人啊,现在都被气得脸色铁青:“左青鸾废你凤凰真血,害你婚事被退,抢走你碧云宫的拜师资格,而她自己则成为碧云宫的神女,啧啧。”

  方阁老能理解当年的小凤舞有多憋屈多愤怒多无助。

  想到这,他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凤舞身上。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