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的君殿下正一个人坐在小木屋里生闷气。

  风浔和玄奕就是这时候进来的。

  玄奕还没有说话,风浔就大马金刀往那一坐,乐不可支的说:“那个御冥夜啊,哎哟真是笑死我了,现在正在被凤小舞追杀呢!”

  君殿下原本黑沉沉的脸色,忽然缓和了一些,他盯着风浔。

  玄奕见状,忙插上话:“可不是?这个御冥夜,也是够自作多情的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?居然敢故意制造和我家凤小舞的暧昧,打不死他的!”

  “可不就是。”

  风浔:“我家小舞怎么会看上他!切!”

  玄奕:“就是的呢!”

  风浔:“谁能配得上我家小舞?反正如果谁要追我们家小舞,首先得过我这关!”

  风浔无知者无惧,玄奕在一旁加以引导,所以君殿下那满腔的怒意,也渐渐平息下来。

  “对了,君老大,你这身上的伤药多久换一次?”

  风浔和玄奕说了大半天,终于想起来君临渊的伤了。

  “一天。”君殿下声音淡淡的。

  “那这会儿该换了呀。”风浔忙站起来,“我这手边也没有药啊,君老大,之前是谁给你上药来着?”

  君临渊盯着风浔。

  玄奕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了风浔一眼。

  风浔一拍脑袋:“我们家凤小舞啊?说起来也是,那丫头医术好着的,当时就你们两个人,不是她换药还能是谁?瞧我这记性。”

  君临渊瞪着风浔。

  风浔立即了然:“我现在就找她去。”

  风浔急匆匆而去。

  玄奕没有走,他看了君临渊那包扎好的伤势,微微蹙眉:“伤势很严重?”

  君临渊轻哼一声:“小题大做罢了。”

  既然是小题大做,那又为何允许风浔去喊人呢?还不是因为想见人家?玄奕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  风浔跑去找凤小舞。

  这是的凤小舞正揪着御冥夜的耳朵,郑重而严肃的警告这熊孩子:“以后开玩笑要有度,如果再让我知道,大家朋友都没的做,绝交!”

  “好痛……呜呜呜……记住了记住了……”御冥夜吃痛。

  他是真记住了。

  这是凤舞不能碰触的底线……现在他已经试探到了。

  凤舞回到帐篷里的时候,还是很生气!

  御冥夜怎么可以这样?!

  但是,她又说不出来自己到底在气什么?气御冥夜威胁她,还是气御冥夜故意在君临渊面前表现出来跟她的暧昧,还是气别的什么?

  就在凤舞一阵头晕脑胀的时候——

  咚咚咚——

  外面传来一阵动静。

  打开门后进来的是风浔。

  风浔看到凤舞,直接就去拽她:“快快快,跟我走。”

  “去哪儿?”凤舞被坑多了,现在习惯性警惕。

  “去见君老大啊!”

  “我不去!”

  这是凤舞的第一反应。

  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君临渊!

  看到君临渊那双暗含嘲讽的目光,她就心里郁闷。

  风浔不解的看了凤舞一眼:“你不去,谁给君老大换药啊?”

  “他那伤口已经处理过了,换药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活,谁换还不一样?”凤舞拿出一个小的急救包递给风浔:“你去换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