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能没有血丝呢?

  昨晚上那件事之后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一晚上没睡,睁眼到天明!

  他堂堂君临渊,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失眠。

  君临渊目光犀利深沉,盯着凤舞。

  凤舞泪眼汪汪,控诉的瞪着君临渊。

  一时之间,周围有一种诡异的尴尬。

  “你——”两个人同时开口。

  又同时停住!

  “我——”两个人又同时开口。

  又同时停止!

  四周,又陷入了怪异的尴尬气氛中。

  因为他们,又同时想到了昨晚上的事。

  “咳——”还是君殿下先开的口,他那双幽深黑暗,灼热如火的深眸,死死攫住凤舞视线!

  “你就没有话要对本太子说?”君殿下傲娇的扬着下巴,眸光深深。

  凤舞决定装死到底:“……什么话?”

  什么话?

  君殿下顿时一股怒气上涌,恶狠狠瞪着凤舞。

  凤舞后退一步,随时准备跑路。

  因为此刻的君临渊太可怕了,那双眼眸像猎豹,狩猎着他的专属猎物!

  君殿下薄唇紧抿,眼眸滚烫如铁!

  “你想跑?!”君殿下伸手抓住凤舞的手腕,很用力的抓住!

  凤舞咬牙:“疼。”

  但是君殿下并没有放松禁锢,而是用越发凶狠的目光瞪着她,强势霸道的不可一世!

  凤舞觉得手腕都快被折断了,她倒抽一口凉气;“君临渊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“昨天晚上,子时三刻,小木屋!”君殿下咬牙切齿,瞪着她,一字一顿。

  凤舞深吸一口气,故作不在意。

  “哦,你是说这件事啊……”凤舞拖长了尾音。

  君临渊冷哼!

  这丫头终于开始直面正题了。

  凤舞:“如果你是因为这个生气的话,我可以跟你道歉,因为确实是我不好。”

  君殿下傲娇的瞥了她一眼,这张牙舞爪的丫头,也有低声下气道歉的时候?

  凤舞笑眯眯的看着君临渊,目光中充满了歉意:“昨天跟玄奕打赌来着,我输了,所以大晚上的才会去找你的。”

  君殿下原本傲娇的脸,瞬间黑沉下来,阴云密布,阴霾笼罩!

  凤舞却尤不自知,她长叹了口气:“因为朝歌需要清蜂丸,而玄奕手上有,所以就跟他打赌了。”

  凤舞卖起玄奕来,毫无心理压力。

  “哈欠——”

  不远处的青袍少年,怀里抱剑,傲然而立,却迎风打了个喷嚏。

  风浔不解的望着他:“玄小二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玄奕往凤舞和君临渊消失的那个方向望了一眼,“应该……没事的。”

  然而,少年却猜错了,他马上要大祸临头了!

  君临渊瞪着凤舞:“刚才,你说什么?”

  害的他彻夜难眠的,居然是……一个赌局?

  骄傲如君殿下,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?!

  所以,此刻的他黑的几乎能滴出水来!

  凤舞见君殿下面色铁青,肌肉僵硬,怕他生气,忙摆手道:“哎呀,昨晚上的事,你就当是一场梦吧,反正你也不喜欢我,对你也没有影响的啊。”

  没有影响?我特么也想着没有影响,可事实上却是!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