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用鱼皮将石头包起来,有什么用?”风浔到现在都想不明白。

  但是,当凤舞将一个个包好的小石头放在朝歌周身时

  风浔终于发现了:“咦,朝歌的温度上身了好多?”

  凤舞点头:“是呢,烧热的石头不易冷却,再用这种特殊的鱼皮包裹,热度和持久度都不错,暖和一个晚上是没问题的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旁人发出一道啊的声音。

  凤舞回头一看,发现是一直照顾公孙晴的姑娘,好像叫师萱。

  师萱一脸激动:“凤姑娘,这个办法……我……可不可以用?”

  凤舞:“哪个办法?”

  师萱激动又兴奋:“就是用烧红的石头保暖这个办法。”

  凤舞无辜的看着她:“当然可以用,这是常识啊。”

  常识?

  师萱和风浔对视一眼,这常识他们可完全不知道啊!

  风浔高兴坏了:“有了这个办法,那些人可冻不死了。凤小舞,你可真厉害!”

  说完,风浔就激动的跑出去了!

  凤舞:“……”

  她哪里就厉害了?她自己怎么都不知道?

  给朝歌医治好之后,凤舞看看天色,已经不早了。

  她内心有些纠结

  玄奕说的那件事,到底是去呢,还是不去呢?

  不去的话……玄奕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浮现在眼前。

  去的话……这事儿可真丢人!

  愿赌服输,既然输了,再为难的事都要做到,这是她的原则和底线!

  好吧!

  凤舞深吸一口气,死就死吧,也就只有这一次了!

  凤舞将做手术时穿的白袍子解下,气势汹汹一丢,雄赳赳气昂昂就往外走!

  因为所有的考生都已经睡进雪洞,整个营地里空无一人。

  凤舞的帐篷在北,而君临渊的木屋则在南,所以他们在一南一北的两头。

  凤舞憋着一口气,从帐篷一路走到木屋,走在路上的时候,凤舞远远望去,木屋里一片漆黑。

  此刻夜已深,万籁俱寂。

  当凤舞走来木屋门前时候,她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,渐渐开始流失了。

  玄小二这个人太坑了!

  肯定是故意坑她的,想看她笑话呢!

  亲君临渊一口,并且对他说四个字:我中意你。

  这简直……

  凤舞绕着小木屋走了一圈又一圈,勇气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……

  要不?跟玄小二商量商量,改一下赌注?

  “不能改。”

  不知何时,玄小二出现在她身后。

  “吓!”

  凤舞一回头就看到玄奕站在她身后,差点被吓一跳,她瞪着玄小二:“人吓人,吓死人好吗?!”

  “不能改。”玄小二笑眯眯的看着凤舞,“不过,如果你承认你愿赌不服输,说话不算话,你可以现在就离开的。”

  凤舞咬牙:“玄小二你这个人!你故意看我笑话的是吧?”

  玄奕双手抱剑,挑眉看着她。

  凤舞:“你以为我做不到?!”

  玄奕:“你能做的到吗?”

  凤舞:“……”

  她还真的很想很想怂……

  但是,玄奕那双嘲弄的目光,却看的她心头火起!

  “不就是赌注吗?!我凤舞愿赌服输!”凤舞气鼓鼓哼了一声,蹬蹬蹬就往小木屋走!

  看着凤舞离开的背影,玄奕的眼眸变得幽怨而深邃。

  ps:现在更新时间,固定到凌晨0点左右更新啦所以,我们凌晨见哦能猜到玄小二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