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凤鸟很想吐槽凤舞,但是见因为担心御冥夜而担心,顿时一句话都不坑了。

  至少这个御冥夜比君临渊好,好歹还给过它两回糖豆呢,彩凤鸟在心里想着。

  就在这时候——

  山巅之上——

  风浔和玄奕都朝君临渊所在的地方而去。

  那庞大无比的冰川,就在君殿下的眼下。

  “君老大你……”

  现在玄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  如果做个简单的比喻,那就是君临渊站在最高处,冰川在第二高处,营帐在第三高处。

  站在最高处的君殿下,他抬手一推,第二高处的冰川不就被推倒了,往第三高处倒去了吗?

  只不过……

  这偌大的冰川山峰,随手一推?那得是怎样的实力?

  更何况,那冰川是被化为雪水后滚滚而下的!

  玄奕难以置信的望着君临渊……

  他们家君殿下,体内的怒火,竟然就能将一整座的冰川给融化了?

  这得是怎样的怒气?

  这得是怎样的实力?

  简直!

  恐怖!

  玄奕替凤舞捏了一把冷汗!

  她竟然让君殿下生了这么严重的闷气,还不自知?

  就在这时候——

  “咦!”

  风浔惊呼一声,指着下方的雪原,语气不善:“那御冥夜是怎么回事啊?他自己不长腿的吗?居然让我妹妹背着他跑?!我妹妹都没背过我呢!真是气死我了!”

  玄奕的内心咯噔了一下!

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  他偏头望去,果然看到下面的雪原上,凤舞背着御冥夜,身形快如闪电!

  她身边还有一个包裹起来的营帐在飞啊飞。

  玄奕:“……”

  他瞪着风浔一眼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。

  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,他御冥夜凭什么啊,这是真赖上我妹妹了是不是?!”风浔撒开腿就往下冲去!

  玄奕简直不敢看自家君老大的神色!

  之前凤舞光是给御冥夜扎针,君老大就能气得将整座冰川都融化了,现在看到凤舞背着御冥夜跑……这这这……

  玄奕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看君临渊。

  这一看,他果断退开三步!

  此刻的君临渊,面色如寒霜笼罩,双眸宛若阴狠寒刃,爆出嗜血杀气!薄薄的唇紧抿成一条白线!

  太可怕了……

  玄奕毫不怀疑,君老大下一秒会爆发出去,将御冥夜秒杀!

  好在,风浔过去了。

  他一把从御冥夜从凤舞后背拽过去!

  凤舞急了:“你干嘛呢!”

  风浔弹了凤舞额头一个爆栗,冲她凶道:“你这丫头,什么都不懂的吗?他是男的你是女孩子!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?!”

  说着,风浔用力将御冥夜往自己后背上一扛,快步就走。

  呼——

  玄奕呼出一口气,偷眼看了君临渊一眼。

  他试图帮凤舞解释:“咦,御冥夜的身体好像软绵绵的,风三一抢就给抢过去了,该不会……他生病了吧?”

  玄奕一拍大腿:“是了!肯定是他生病了,走不动路,所以凤小舞才主动背他的,哎,小舞这丫头就是心善啊。”

  君殿下薄唇抿成一条白线,目光嗜血骇然,身侧的手紧握成拳!

  轰!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