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临渊抓起桌案上的东西就丢给封管家。

  “殿、殿下……”值守太监快哭了,殿下将东西拿走,他会死的!

  君临渊瞥了他一眼。

  “这是陛下吩咐……送给诸位皇子的曲灵茶胚芽,从令狐大师那得的……”所以太子殿下您这样拿走,真的会死人的!

  “名单。”君临渊冷笑。

  值守太监哪里承受得住君临渊的攻势?不得不从怀里拿出名单。

  君临渊看了名单后,嘴角的冷笑越发明显。

  他收起名单,转身就走!

  “殿下……”

  值守太监真的哭了,是被吓的。

  君临渊径直往慈宁宫而去。

  慈宁宫。

  太后已经睡下,陛下是个孝子,他不放心别人熬药,此刻正卷着袖子,打着蒲扇,一下下扇着火呢。

  君临渊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。

  他一进来,整个慈宁宫的温暖都降至冰点!

  甚至

  君武帝拿着蒲扇扇火呢,这会儿熬药的火光都被骤降的温度给熄灭了。

  君武帝心中一阵怒火上涌:“谁?!”

  他一抬头,就看到怒气冲冲,夹带着寒冰而来的君临渊。

  君殿下一袭华贵气派的大风氅,气场骇人,他从踏进慈宁宫起,那双寒冰般的深眸就盯着君武帝,一瞬不瞬的盯着!

  宛若年轻的狼王,盯着中年狼王!

  君武帝顿时不高兴了!

  熬了这么久的药,这火光一熄灭,顿时白熬了。

  于是,他径直站起来,目光冰冷的盯着君临渊,皱眉怒道:“君临渊,你什么意思?”

  君临渊冷笑,却没有说话。

  君武帝怒了,指着一旁的药炉:“你知不知道,你皇祖母等着喝这药呢,你直接将火熄灭了,你这是脾气发给谁看呢!”

  在慈宁宫里,君武帝一直都比较家常,因为老佛爷不喜欢他摆出帝王姿态。

  君临渊那双骇冷的眸死死盯着君武帝,眸底深深,深不见底!

  他隐有跳跃的怒焰一闪而过!

  君武帝冷笑:“看来你是特地来跟朕找茬的了?你倒是说说,朕怎么惹你了?”

  因为君临渊天赋修为太过出众,所以很多时候,君武帝在君临渊面前,很难摆出帝王威仪,主要是君临渊他不认啊……

  君临渊冷笑一声:“你自己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里没点口数?”

  君武帝又气又怒,脸色铁青,颤抖的手指指着君临渊:“你这破孩子怎么说话的?啊?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?!你居然跟你老子说这种话?不想活了你啊!”

  君武帝气得颤抖啊!就算他不是皇帝,也是他老子啊,这个兔崽子!

  “其他皇子,哪一个在朕面前不是乖巧听话,温顺孝顺的?朕怎么生出你这样的逆子!你这个逆子!”

  君临渊冷笑:“乖巧听话的哈巴狗,除了摇尾乞怜,还能做什么?”

  “你你”君武帝真是心脏病都快要被气出来了,“你这个孽障!有你这么说你兄弟的吗?你这个”

  君武帝抬手就要抽君临渊耳光!

  朝臣对他何等敬畏,百姓对他何等尊崇,这个逆子!

  然而就在这时候

  原本在榻上安睡的太后被吵醒了,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