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麻?跪他的人那么多,那么久,谁不脚麻?就这丫头会说出来!

  不过正因为如此,君武帝反倒觉得这丫头坦率,可爱。

  身为权谋家的帝王,最喜欢的,可不就是真诚坦率有话直说的傻白甜吗?

  不过,君武帝才不会让这小丫头得意,免得她上天。

  君武帝双手背在身后,板着脸,嗤笑一声:“这就是你说的,对朕有敬畏之心?”

  凤舞一本正经:“陛下,这正是敬畏您呐!”

  “是吗?”君武帝冷哼。

  “是的呀,陛下”凤舞调整了一下跪姿,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这才很认真的望着君武帝:“陛下,我脚是麻了嘛,可您问了,我如果瞎编一个借口,岂不是在骗您?”

  “所以我理解的敬畏之心就是,真诚、坦率、不欺瞒的赤子之心,陛下您觉得呢?”

  君武帝:“……”竟然无法反驳。

  一旁的大总管默默抬头看了凤舞和君武帝一眼,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  陛下您说不耐烦听,可不论是周围的气氛,还是您的态度,毛豆已经不知不觉变好了您可知道?

  大总管心里贼佩服凤舞啊。

  这孩子身上好像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场,好像自带轻松属性,即便再暴怒的人,也会被她三两句话就给打岔的怒气全飞了。

  今天凤舞这些事要是换个人做,早就被拖出去打板子了。

  君武帝也是拿凤舞没办法了,这丫头,你骂她吧,她就乖乖听着,你稍微一松懈,好了,顺杆子爬上来了,结果你一瞪眼,她就低垂着脑袋,还委屈巴巴瞅着你,偏这丫头颜值还高,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,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小丫头……武帝都没辙了。

  但是,帝王之心高深莫测,没人知道武帝内心的想法,凤舞也不知道。

  不知何时,新的太师椅又搬来了。

  君武帝落座后,慢条斯理的瞥了凤舞一眼,想着怎么惩罚这丫头。

  赤子之心是吧?

  君武帝想到了君临渊,

  就在这时候,白公公忽然说了一句:“舞小姐跟君殿下很熟吧?”

  凤舞脊背一凛,白公公的报复来的好快。

  君武帝心头也跟着一凛!

  要知道,君临渊可是他最看重的皇子……而且,小白子这话,话中有话啊。

  君武帝脑海里浮现那枚墨玉。

  照太后的说法,那块墨玉那枚重要,以君临渊那冷情冷心的性子,他会将东西送出去?而且偏偏是凤舞?

  君武帝就觉得怪!

  如果说,君临渊喜欢凤舞?这话说出来,君武帝第一个不信。

  所以,应该是眼前这丫头……

  “凤小舞,你刚才说,敬畏之心就是真诚坦率不欺瞒的赤子之心?”

  “那是的呀。”

  “那你给朕说说,你觉得君临渊如何?”

  君临渊如何?!

  提到君临渊,凤舞就一肚子气!

  从北境城到进城途中,从途中到帝都,这一路的一路,君临渊坑了她多少次?罄竹难书啊!

  现在当着君临渊他亲爹的面,凤舞多么想告状啊!

  可是!

  当着做爹的面,说人儿子坏话……这不好吧?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