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舞,我们走!”朝歌气得拉着凤舞就要走,不想跟这些人说话。



“段朝歌,你要去哪里啊?”叶雅菲盯着朝歌,似笑非笑,漫不经心的喊住她:“说好了今天给我当一天的小丫头使唤,这还剩最后一个时辰呢。”



凤舞不解的望着朝歌。



朝歌眼眶通红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但她倔强的忍着,她对凤舞说:“小舞你先回去,回头我再去找你。”



她可以受屈辱,但是她家小舞不能被人这样说。



凤舞苦笑着摇头,她怎么能不知道朝歌的想法?正因为知道,所以更不能看着她被人欺负。



现在当着叶雅菲的面问这事,朝歌必然不好受,于是,凤舞盯着叶雅菲:“你想如何?”



她知道,叶雅菲真正要对付的人不是朝歌,而是她凤舞。



“凤五小姐爽快啊。”叶雅菲得意洋洋,一挥手:“跟上。”



叶雅菲身边跟着的几个少年少女,此刻他们全都抿唇而笑,眸中得意。



凤舞,怎么说都是当年跟君殿下齐名过的,还曾经是君殿下的未婚妻,折辱她,有一种特别开心的感觉呢。



“雅菲姐,我们去哪儿啊?”霍茵身为叶雅菲身边第一跟班,兴高采烈的问。



叶雅菲得意洋洋,手里抛着一张雕龙画凤的牌子。



“咦,这是天下楼的卡牌。”霍茵激动道:“这是六层楼的卡呀!”



“嗯。”叶雅菲面上不动声色,淡淡道:“我父亲的卡呢,他凭这张卡能上六层楼,但身为子女,却必须减一层,所以我们能上五层。”



“五层耶!”叶雅菲的另外一个小跟班温灵双手捧心状,“天下楼可是很不好进的,便是第一层楼,都至少是七品官职,或者中等以上的商贾才能进呢,门槛极高!”



霍茵说:“而且,只有直系亲属的卡牌才能给子女辈用,如果是伯父之类的,可没办法给侄女用呢。”



霍茵一边说一边轻蔑的瞥了凤舞一眼。



凤族现在最大的官职就是凤琰峰的三品官职,可惜,那是凤舞的伯父,帮不到她。



“走吧。”叶雅菲已经想好了好几招对付凤舞的办法了,她刚刚没有说话,就是在考虑用哪一种办法呢,或者,几种办法齐上?



朝歌见凤舞跟着去,急急拉住她:“小舞,不要去——”



凤舞偏头看她。



朝歌拼命摇头。



但是凤舞却淡淡一笑:“为什么不去?走啊。”



叶雅菲轻蔑的瞥了凤舞一眼,可怜的小土帽,如果你知道那是君殿下开的天下楼……



叶雅菲已经能遇见,一场侮辱凤舞的大会已经上演。



天下楼门口,叶雅菲递出她的卡牌。



“叶小姐,君舞请。”



每一层楼都会有一个名字,五层楼在天下楼的叫法,就是君舞楼。



一个身姿曼妙的少女在前面领路,一路将众人领到君舞楼。



不愧是天下楼,这里的领班姑娘容貌清丽,眉目如画,容颜竟然不输叶雅菲这些千金小姐。



不过,漂亮归漂亮,没人敢对她动手动脚,甚至连言语上的轻薄都不敢有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