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汴大师是谁啊,为什么你们都知道的样子?”



“不是吧?你连汴大师都不知道?汴大师可是参与修炼过帝国学院聚灵阵的大师级人物啊!”



墨老板看到汴大师,顿时眼前一亮:“汴大师!您来啦?!您可是墨雅斋的常客啊。”



因为古玩和阵法是联系到一起的,所以汴大师经常来。



汴大师双手背在身后,板着脸,严肃地嗯了一声。



他看到桌案上放着的听风瓶,还没动手,他的侍从就已经恭恭敬敬取出一双洁白薄细的手套。



汴大师板着脸,带上手套,这才取过听风瓶,用一个放大镜一寸寸看着。



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汴大师身上。



要知道,汴大师可是参与修炼过帝国学院聚灵阵的,名满天下的大师级人物,在阵法古玩这一行,那是出了名的厉害!



所以他说的话,很有权威性。



“如何?”墨老板捏紧拳头,紧张兮兮望着汴大师。



汴大师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底座的落款上,最终,他那双犀利的眸光盯着凤舞:“这落款,乃是余卫大师真迹,所以,不是赝品。”



哗!



在场的人激动过后,全都用怪异的目光盯着凤舞。



特别是叶雅菲,她嘲笑地盯着凤舞:“凤舞,就连汴大师都说了,这听风瓶不是赝品,这是余卫大师亲笔落款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

墨老板一副受尽污蔑委屈的样子:“凤五小姐,事到如今,难道你还要一口咬定,这听风瓶是赝品吗?”



汴大师也盯着凤舞,目光不善。



底下那位睿智老爷,更是饶有兴致的望着凤舞。



但是凤舞,却依旧淡然而立,她的身上有一种千夫所指却岿然不动的泰然,却见她淡淡一笑:“本就是赝品。”



这时候,大家看凤舞的目光就颇怪异了。



汴大师都说赝品了,还抵死不承认,这就是人品问题了。



叶雅菲闻言,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音来:“我还真没见过比你脸皮更厚的人了,凤舞啊凤舞,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人品恶劣呢?你以为你一口咬定是赝品,它就真成为赝品了吗?!”



墨老板也冷笑出声:“凤姑娘,如果你赔不上,没关系,今天这么多人看着呢,我这就去凤族讨债去。”



就连汴大师,都用不善的目光盯着凤舞,他长叹一声,摇头道:“当年那位星光璀璨的小天才啊,陨落便陨落吧,品性竟然变成这般厚颜无耻,真是让人扼腕……”



汴大师这话,不得不说,说的真够重的!



凤舞是正值妙龄的姑娘家,当面这样贬低她,而且还是大师的身份……也不知道汴大师以前跟凤舞什么仇什么恨。



要知道,汴大师这么一站出来,直接将凤舞摁在了谷地,让她被人人喊打。



汴大师这话,引起在场很多人的共鸣。



是啊,当年那般璀璨星光的小天才,陨落便陨落吧,大家也只是惋惜吧,可是,现在却变成这样厚颜无耻,让大家对她的态度从惋惜升级到了厌恶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