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余卫大师的作品,确实有灵阵。”凤舞点头。



“所以,这个听风瓶,需要一千枚下品灵石。”墨老板笑眯眯的说。



“一千枚下品灵石?你怎么不去抢?!你就算把我卖了,也不止这么多钱!”朝歌是真的被吓到了。



众所周知,金银币倒也罢了,但是修炼用的灵石更是硬通货,可是灵石稀少,供不应求,所以灵石的价值被炒的很高。



“你没钱,但你家凤舞有钱啊,对不对,凤五小姐?”叶雅菲似笑非笑瞥了凤舞一眼。



你倒是将段朝歌丢下试试啊。



凤舞确实不会丢下她的小跟班,更何况,她很想找个地方好好问问朝歌,五年时间,曾经那娇小玲珑苗条纤细的小丫头,怎么就能胖成这样呢?



不过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应付墨老板和叶雅菲。



凤舞没有看叶雅菲,而是盯着墨老板:“如果是真的余卫大师作品,一千块灵石一点都不贵,甚至可以说是很便宜了。”



墨老板原本和善的脸,顿时狰狞起来:“怎么?凤小姐觉得这听风瓶是假的?”



“本来就是假的。”凤舞不假思索,干脆利落的说道。



墨老板脸上浮现一抹怒色!



“凤姑娘,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墨雅斋故意设陷阱坑人咯?”墨老板看着地上碎瓷瓶堆积成一块的碎瓷瓶,还有之前朝歌撞叶雅菲时摔倒了一整个架子,眸中浮现一抹冷笑。



“你能听明白最好。”凤舞点头:“这听风瓶,朝歌不懂规矩,所以这个学费她可以交,但不会有一千灵石,我们只出一千两银子。”



墨老板脸色黑如墨汁,他还没有说话,叶雅菲却冷笑一声:“一千两银子?打发乞丐呢?你知道墨雅斋后面的老板是谁吗?”



“谁?”凤舞还真想知道。



墨老板说:“我们六少最喜欢这个听风瓶了,原本是留着送回府里给老太太做寿礼的,一千下品灵石我们六少还未必同意。”



此刻,围观群众不少,不过未免碰撞到古董,他们都站在不远处。



“六少?该不会是穆爵爷家的那位六少吧?”



“就是这位穆六少。穆六少可是咱们帝都有名的顽主,背景深厚,黑白两道通吃,咱们这整个东城区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。曾经有一位地方上三品官员进京,不给他面子,结果没几天,这位三品官就下大牢了。”



“他爹是爵爷,背景当然深厚了。”



“不不不,就凭空有爵位的穆伯爵,还没办法将一位三品实权的官撸下去,咱们这位穆六爷身后,可是有更厉害的后台啊。”有人高深莫测的说道。



穆六少?凤舞心头一动,是在风浔家见到的那位少年?



可那蹦蹦跳跳的欢脱少年,凤舞很难将他跟大家口中那位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联系起来,所以,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?



墨老板见大家自家后台说完了一遍,然后,他冷冰冰的盯着凤舞:“凤姑娘,你是一定要揽下这件事了?”



凤舞点头。



墨老板冷笑:“凤府的门往哪边开,我还是知道的,如果凤姑娘还不出来一千下品灵石的话,我们穆少自会上凤府讨要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