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相大白。



要知道,虞嬷嬷老谋深算,又惯会做姿态,就连封管家都拿不出她的错处!



原本封管家还想提醒凤舞,以后要小心虞嬷嬷,毕竟这位老嬷嬷不仅心胸狭窄,睚眦必报。



君临渊那双深眸盯着虞嬷嬷,眸中寒意弥漫!



随后,他转身就走。



虞嬷嬷只觉得心头一阵剧烈抽搐,差点就晕过去。



虞嬷嬷不怕君殿下怒斥惩罚她,因为那代表着殿下还愿意用她,可是这样一言不发的走掉……后果很严重了!



虞嬷嬷弯曲的脊背,冷汗浸湿了衣衫。



虞嬷嬷双侧的手紧握成拳,凤舞,好厉害的凤舞小姐!



封管家那双漠然的目光看了虞嬷嬷一眼,直接就说:“虞嬷嬷惹怒殿下,暂时管家牢房,听候发落——”



“母亲——母亲——”虞春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大!



她不过是招惹了凤舞一下,结果凤舞一根毛都没掉,自己这边却已经伤筋动骨……这个世界是怎么了?凤舞不就是一个废物吗?



封管家那双清冷的眸瞥了虞春一眼,同时下令:“虞春杖责有虚,补上六十板子!”



这次补上的六十板子,那可是实打实了!



虞春一听,直接就晕过去了。



“至于你们两个——”封管家瞥了那四名执行的护卫一眼:“同样领六十板子,你们可服?”



两名盯守,两名执杖,一共四名护卫,他们对视一眼,缓缓松了口气。



原本以为必死,没想到却逃过一劫。



封管家关顾四周,声音冰冷而漠然:“凡太子府的下人,全部观刑!”



封管家却是为他们好。



殿下对凤五小姐的特殊态度,很多人都不知道,所以封管家让他们好好观刑,记清楚这件事。



虞春原本是假晕的,这会儿是真晕过去了。



封管家挥手;“立即执行!”



啪啪啪——



一道道仗责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大院。



太子府的下人,看着这场杖责,心中难以平静……



宫嬷嬷是排在虞嬷嬷之后的第二嬷嬷,她面色复杂的看着主屋方向。



这一场杖责让她深深明白,凤舞小姐绝对惹不得,不仅惹不得,以后还得敬着,护着,宠着……



主屋。



君临渊独坐,散发着一道道寒气。



凤舞坐在他身旁,偶尔抬头看看他,可君临渊一直释放冷气,脸色铁青。



凤舞看看外面的天色,这天都快黑了,她总不能在太子府过夜吗?



“君临渊……”凤舞用手指戳戳他手臂。



君殿下不理她。



“太子……”



凤舞又戳戳他。



君殿下不理她。



“殿下……”



凤舞又戳戳他。



君临渊终于居高临下,高冷地瞥了凤舞一眼。



“生气啦?”凤舞脸上挤出一抹笑,她的弟弟,她的异火珠,她的星辰碎片,全都捏在君临渊手里,不主动套近乎不行啊。



凤舞挖的坑,君临渊怎么可能看不出来?



面对凤舞的主动靠近,君临渊心里的郁气少了一些,他瞪着凤舞:“饿。”



“我去给你做饭!”



凤舞一溜烟跑了。



看着小丫头急急忙忙的样子,在凤舞看不到的角度,君临渊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弧度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