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啊,但是常三爷犯了错,左大小姐不是求情了吗?可是——”



大家都将目光齐齐望向常三。



所有人都记起来了。



原本常三只被杖则六十的,但是左青鸾这么一求情,傲娇如果君殿下,直接让杖一百二十!



当时抽的常三那叫一个皮开肉绽,痛苦不堪。



原本大家都没有怪她的,毕竟左家大小姐也是好心,可是现在跟凤五小姐这事一对比……大家内心就有些想法了。



常三眉头更是紧皱:“宫里的意思,不是说,左家大小姐会成为太子妃么?”



然后大家齐齐望向那座主殿:“……”



现在事情,复杂了。



甄夏全程没有说话,但是她神色却一直变幻莫测。



凤舞……凤舞……凤舞……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!



主屋里,就只剩下凤舞和君临渊两个了。



屋外,传来杖责虞春的声音。



那一声接一声的痛呼声,听的人毛骨悚然。



此刻,四名执行护卫手中执棒,一声声砸下!



虞嬷嬷一直站在虞春面前,她那双冰冷的眸盯着执行护卫。



打板子是很有讲究的。



若黑心的,板子直接往腰椎上落,不出五板子,就能让人一辈子在床上躺着。



虞嬷嬷目光盯着那执棒的护卫,凶神恶煞的威严模样,让那四名护卫互相对看一眼,下手的力道越来越轻,越来越轻……



毕竟,这位是殿下的奶嬷嬷,掌管着太子府整个后院。



屋内。



凤舞却陷入沉思中。



原本她还以为,以君临渊对她的讨厌,这回他会为了他的丫环出头,反过来责罚她呢,她都做好跟君临渊掐架的准备了。



结果——



受惩罚的居然变成了虞春。



而且,他居然还因为她的话而改变了主意,看周围人那见鬼一样的目光,君临渊以前从来不曾为谁改变过主意吗?



“难道,君临渊喜欢我?”凤舞没人商量,于是只能找脑海里的彩凤鸟。



狗头军师彩凤鸟闻言,当即一个激灵:“你脑子没毛病吧?”



“啊?”凤舞一脸茫然。



彩凤鸟问:“他对你和颜悦色吗?”



凤舞:“并不,凶巴巴的。”



彩凤鸟又问:“他有说过喜欢你爱慕你之类的话吗?”



凤舞:“开什么玩笑,他就只过讨厌我的话。”



彩凤鸟翻白眼:“那你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你?你可真是戏好多啊。”



凤舞摸摸鼻子:“可是,他不是……惩罚那个丫环了吗?”



彩凤鸟没好气的说:“那丫头以下犯上,不惩罚留着过年啊?”



凤舞:“可是……如果他不喜欢我,非逼我跟他待一块儿?”



彩凤鸟瞟了凤舞一眼:“人家那是逗你玩儿呢,在他眼里,你就跟灵宠一样,忙的时候根本不理你,无聊的时候逗弄你一下,你不觉得很像吗?”



很像吗?凤舞回想了这一幕幕,顿时恍然大悟!



“还真就像你说的那样……”凤舞呼出一口气。



浑然不知自己将凤舞脑回路带歪的彩凤鸟,得意洋洋的扬着彩色小尾巴:“像我这样聪明的,世间少有了啊,所以你要对我好知道吗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