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看着虞嬷嬷,眸中浮现一抹冷意。



虞春虽蠢,但是虞嬷嬷却不纯,而且这还是一位有眼光有胆识有脑子的嬷嬷,跟她对上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

可是,既然虞春针对她,那么这场针对就化解不了。



虞春听了虞嬷嬷的话,抬头的瞬间,眸中充满了难以置信。



“母亲——”



“老奴请求仗责八十,请殿下下令。”虞嬷嬷冷静的说。



仗责八十?!



虞春快疯了!



“母亲!!!”



“殿下,老奴请求立即执行。”虞嬷嬷在试探,凤舞在君临渊心中的地位。



君临渊眸光微冷:“去吧。”



简简单单两个字,却让场内的人,和场外的人,集体震惊!



甄夏站在门外没有进来,但是里面的声音却冷冷清清的传出来。



杖责虞春八十,立即执行,去吧……去吧……



甄夏握紧拳头,指甲几乎陷入肉里!



殿下是何等护短的人?虞春身为虞嬷嬷唯一的闺女,几乎是伴着殿下一路长大的,可是这样的虞春……却抵不过被退亲的凤舞吗?



这位凤五小姐……在殿下心中,究竟是怎样的地位?!



君临渊这短短两个字,瞬间让整个太子府的下人噤若寒蝉,凝神屏息,不敢动弹……



“八十杖会不会太多了?”凤舞拉着君临渊那宽大衣袖,皱眉道。



君临渊瞥了凤舞一眼:“你说多少?”



“六十?”凤舞淡淡一笑。



君临渊瞪着凤舞。



“就六十嘛,八十杖会把人打死的。”凤舞淡淡的说。



在场的人,全部眼观鼻,鼻观心,低垂着脑袋,但是他们的耳朵却倒竖起来——



凤姑娘……犯忌讳了。



各种幸灾乐祸的目光,就连封管家也不由皱眉。



殿下说出口的话就是军令,从来不会为谁改变主意。



谁求情……殿下绝不留情!



四周,寂静无声。



就在很多人都期待着凤舞倒霉的时候——



君临渊不耐烦的摆手:“六十就六十,封管家——”



封管家自然知道,殿下这是嫌屋里人太多烦躁了。



虞春在君临渊面前根本不敢闹,因为她深知殿下的性子,如果她敢哭喊,等待她的,绝对是六百杖。



可是……



在场的人离去之前,都偷偷抬眸看了凤舞一眼。



这一眼,带着无尽的惊奇和震撼,还有……畏惧。



凤五小姐求情了……居然没事?!



这怎么可能?!



可是不等他们惊讶完,就已经被封管家清场出去了。



出门后,大家都还一阵晕头转向,找不着北。



“这不对啊……”



“这太不对了吧?”



“这这这……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啊。”



常三整个人也都是懵圈的。



大家避开主屋远远的,才有人敢问。



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怎么,一个个见鬼一样的表情?”



“这不得了了啊,凤五小姐这是要飞上天了啊!”



“怎么说?”



“虞春招惹了凤五小姐,被杖责八十!凤舞小姐求情,殿下就改口到六十了,你们还记得前段时间左家大小姐那件事吗?”



“左青鸾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