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不如人,真是处处受欺负。



凤舞深吸一口气,握紧拳头,转过头时,脸上挤出一抹灿烂笑容。



既然要怂,那就不能白怂,她要的东西必须要拿到手。



“过来——”



君殿下朝凤舞招手。



凤舞笑容满面:“君殿下——”



君临渊恶寒了一下:“太假了,渗人。”



凤舞轻哼一声:“你这人要求可真多,笑容太灿烂都不行了?”



君临渊从封管家手里接过急救箱,打开一瓶淡紫色药水,用棉签棒沾了一点,便让凤舞脸上摁去。



封管家默默别过脸去。



他们家君殿下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给别人上药。



“疼——”凤舞倒抽一口凉气,一把推开君临渊的手:“不用上药了,我伤口恢复的快,很快就会自动结痂了。”



君殿下瞪着凤舞,这样一张花容月貌的脸,换个人,精心呵护都来不及,这丫头被划伤了都全然不管的,真是前所未见。



可偏偏这份率性,让君临渊对她刮目相看。



就在君临渊给凤舞上药的时候,外面进来一阵脚步声,噗通一声就跪下了,口中带着哭泣之声:“殿下——呜呜呜——”



不是虞春的声音,那会是谁?



凤舞偷眼望去,发现是一位面容严肃的嬷嬷站着,而虞春则跪在地上。



封管家眸色凛然,甚是不悦。



殿下好不容易主动献一次殷勤,就这么被打扰了。



“殿下——”虞春见君殿下不理她,一边哭泣,一边跪着往前挪动着,一直跪挪到君临渊面前,“殿下——”



君临渊丢开棉签,眸色微深的盯着虞嬷嬷一眼。



虞春眸色激动!



她的母亲是殿下的奶嬷嬷,在府里很有几分体面,就连太后娘娘对母亲都客客气气的,殿下也肯定会给几分薄面的。



可是,虞嬷嬷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,却眸光炸裂。



严肃的虞嬷嬷,亲眼看到他们家君殿下,亲手给凤舞上药!



这一幕,宛若一道惊雷在她头顶炸裂而开!



这不可能!



她们家殿下从来不喜女人接近,更不喜欢碰触女人……一丈之内有女人他都会生气!



可是,他居然主动给凤舞上药?主动……上药?



这代表了什么?!



不是说凤五小姐痴缠自家殿下吗?这看着……分明就不像啊。



凤舞抓着君临渊手腕:“不要上药了,疼。”



君临渊虎着脸,眸光深沉:“你想脸上留疤吗?丑死了!”



“我丑死了,也跟你没关系!”



“闭嘴!”君殿下口中凶巴巴的,可是下手的时候,小心翼翼极了,好像手下是精美易碎的绝世珍宝……



虞嬷嬷深吸一口气,今日……事情大发了。



能做到虞嬷嬷这个位置,并不仅仅是靠运气。



虞嬷嬷没有为虞春求情,她对君临渊跪下,严肃而认真的说:“虞春以下犯上,明知故犯,罪该万死,还望殿下严惩。”



凤舞看着冷肃脸的虞嬷嬷,眸中浮现一抹冷意。



别人没有发现,但是她却注意到,虞嬷嬷看她的那一眼,充满了不善。



然而,此刻的君临渊却——



ps:晚安哦~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