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临渊对待凤舞的态度,决定了太子府里这些人对凤舞的态度,于是,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封管家。



封管家素来是口风严的,自家太子都没有说破,他能多话吗?



于是封管家板着脸:“你们仔细看着便是。”



相信有眼睛的,都会很容易看出来。



但是,太子府除了男仆外,还有女仆的。



“甄夏姐姐,甄夏姐姐——”一个叫梦雨的小丫头拎着裙子,飞一般冲进一座小院子,拉着正在做针线的甄夏急声道:“甄夏姐姐,大事不好了!”



身为君临渊身边的大丫鬟,甄夏身上自然有一种从容气度。



她慢悠悠瞟了梦雨一眼:“把气喘匀了,慢慢说。”



梦雨气得跺脚:“甄夏姐姐,大事不好了!那位凤家五小姐又来了!”



甄夏那张漂亮的容颜上,细致的柳眉一跳:“被殿下退过亲的那位凤五小姐?”



“就是她!”梦雨都快被气哭了,“凤五小姐可不要脸了,上次故意装晕,让殿下抱她回来,这次我看她又缠着殿下不放,还追进府里了,我还听到她说要给殿下做饭呢!”



甄夏眉头越蹙越深。



她手里正在缝制的,正是君临渊的外袍。



君临渊的衣袍从来不穿第二次,所以更换的速度快。



甄夏淡淡一笑:“莫不是开玩笑吧?哪有姑娘家脸皮这样厚的?”



“真的!甄夏姐姐!该不会殿下又同意娶她吧?我们做丫环的,可不能看着殿下被这样的废物亵渎啊,你说是吧?”



即便是五等的扫洒丫环,梦雨也有一颗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,更何况大丫鬟甄夏了。



嘶——



甄夏的手被针线刺出一道口子,她皱了皱眉头。



“甄夏姐姐——”梦雨急的直跺脚。



“既然殿下没有赶她出去,我们又有什么立场赶人走?”甄夏捡起手中暗黑色锦袍,一针一线的缝合着,慢慢悠悠的说,“你且去吧,此事我知道了。”



“唉!”梦雨一跺脚便飞快的跑了。



既然甄夏姐姐不管,那她就去找虞春姐姐!



看着梦雨消失的背影,甄夏目光微沉……凤舞,又回来了吗?



放下手中的锦袍,甄夏坐在桌案前方,取出一张信纸,手中执笔,寥寥数语便写成了。



如果凤舞看到的话,脸色一定不会好,因为信封上分明写着:左青鸾亲启。



信已经写了,但传递出去并不是一件容易事,不过甄夏也不是没有办法。



梦雨请波动甄夏,当即跑去请虞春。



“什么?!”



虞春的性子也不像甄夏那般隐忍,她一拍桌子就站起来,“凤五一路跟着殿下进府了?殿下怎么说?有没有命人拿扫帚将她赶出去?”



“没有。”梦雨快被气哭了,“殿下自己进了主院,没有理会她了,可是凤五小姐可不要脸,她自己钻进厨房去,非要给殿下做饭做菜,想要勾住殿下的胃,这人怎么就这般……”



“常三爷呢?封管家呢?都不拦着她?”虞春好生气,她们家殿下,也是凤五这种废物能玷污的?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