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声音平稳说道:“怀孕的人喝下后立即流产,没有怀孕的人喝下之后,双眸赤红,七窍流血不止,会死人的——”



凤舞话音未落,却见君临渊瞥了封管家一眼。



封管家抬手间,便将严妍抓在手中,另一只手掐住她下颚,逼她张嘴。



君临渊将白玉细瓷瓶高高弹起。



一股药液从半空中往下浇灌,宛若流水般注入严妍口中。



这道场景,描述起来或许很长,但真正发生的时候,却不到一秒钟!



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严妍已经被封管家丢在地上,就像丢垃圾一样。



“多简单?”君临渊瞥了目瞪口呆的凤舞一眼。



这丫头呆若木鸡的样子,可真有意思,君临渊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愉悦了。



凤舞呆呆的望着君临渊,这位从来都只坑她的君太子,现在却配合的这样给力?该不会是个坑吧?她有些不信了。



描述起来,似乎很长,其实整个事情的发展不过短短一秒钟的时间。



“咳咳咳——咳咳咳——”



严妍捂着细白咽喉,不断的咳嗽,大声的咳嗽,几乎将整个肺部都要咳出来了。



她用手抠自己咽喉,想要抠的自己呕吐,将药汁吐出来,但是,在她抠挖的时候——



“哇——”严妍吐出一口鲜血。



封管家冷淡出声:“药汁已经化入血液。”



“不——不——我不要死!我不要死!我不要死!”



严妍被自己的鲜血吓到了,哇的一声哭出声来,声音颤抖,带着无尽的恐惧和敬畏,她整个人几乎处于崩溃状况。



严夫人盯着严妍,动了动唇想说话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……



严大人动了动唇,想说话,但是看到君临渊那张冷若冰霜的冷厉眸色……顿时噤若寒蝉。



“我不要死!快帮我解毒!快点帮我解毒啊娘亲!”严妍抱着严夫人大腿,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

她这番被吓得心神惧裂般惊恐,哭天抢地的崩溃,却是做不得假的。



她无形中已经承认了她在红翡中藏了姜黄枯叶草汁的事。



但这不够,凤舞必须将这件事做实了。



“严妍,你自己藏的毒,现在被你自己喝下了,这叫自作自受,你可怨不了我。”凤舞冷笑。



在生命面前,尊严算什么?



被鲜血吓破胆的严妍飞扑上去,一把抱住凤舞大腿,哇的一声大哭,急声哭喊:“凤舞!你不是医术很厉害吗?你救我啊!你快救救我!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,你救救我啊——”



凤舞居高临下,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:“你要我救你?你对唐姨娘下毒手的时候,有想过救她吗?”



严妍只觉得被喂下毒药后,她心跳加速,耳鸣震震,头痛欲裂,这是真的要死了……



被吓得手足无措的严妍抱着凤舞大腿哭:“我不是故意的!如果她生下儿子,那严家还有我的位置吗?我真的是被逼的!凤舞你救救我,你救救我啊!”



大家都看着有些精神错乱的严妍……她向凤舞求救?



这位凤五小姐的医术,真就那么了得?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