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以,我会出现在月光塔附近很奇怪吗?”凤舞瞥了她一眼。



严妍:“……”



其他人都不解的望着凤舞,严大人更是皱眉:“这九幽龙舌草,是我派人送去的,有问题?”



凤舞嘴角扬起一抹淡然弧度:“九幽龙舌草没有问题,但是——”



“严姑娘经常去唐姨娘的院子吧?”凤舞淡淡一笑。



“是——”唐姨娘没有办法出来,但是她身边的丫环却不知何时站了出来,她目光死死盯着严妍,“大小姐时不时就会过来,而且经常会摆弄那盆九幽龙舌草,后来我们还检查了盆栽里的泥土,并无发现异样,这才没放在心上。”



“愚蠢。”凤舞冷笑。



愚蠢?



大家都不解的望着凤舞,这话从何说起?



就在大家以为凤舞要说出答案的时候,却见凤舞转移了话题,她盯着凤琉那一身姜黄色流仙裙,似笑非笑:“严姑娘去你们院子的时候,是不是经常穿这一身?”



唐姨娘的丫环叫小蝶,她歪着脑袋想了想,忽然眼眸一亮:“对!就是这一身,大小姐来的时候,经常是这一身裙子,难道这裙子有问题吗?”



凤舞这东一句西一句的拉扯,旁人都还不解,可是严妍的脸色却已经苍白了几分,她恨恨瞪着凤舞,气急败坏道:“我穿什么裙子,你管得着吗?!”



凤舞淡淡一笑,不疾不徐道:“我是管不着,但有人管的着啊。”



说着,凤舞转头望向严大人:“严姑娘这件裙子上浸染了无色无味的姜黄枯叶草汁,严大人是准备视而不见吗?”



“姜黄枯叶草汁?”白药师惊呼一声,“这俩融合一起的话,可是会引发毒素,加速血液流动,怀孕的人闻久了,可是会滑胎的!”



一时间,所有人都望向严妍!



严妍冷笑一声:“凤舞,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

严妍转头对所有人大声说:“我严妍可以对天发誓!我的衣衫上没有沾染姜黄枯叶草汁,我也完全不知道九幽龙舌草和姜黄枯叶草汁融合后会产生滑胎效应!不信,这件裙子我可以交出来查!”



严妍说的义正言辞,铁骨铮铮,坦然而真诚!



一时间,大家望着凤舞的目光都有些变了……难道,是凤舞在污蔑严妍?



事情发展到现在,已经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了。



“好,我来检查。”白药师认真的说,“如果太子殿下相信我的话,由小官来做这个检查如何?”



君临渊那双如若深渊般深不可测的目光瞥了凤舞一眼。



这时候,但凡她稍微服软一点,他都能偏袒她,可她居然傲然而立,信心满满。



“嗯。”君太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宛若狸猫般狡猾的丫头,从鼻子里轻哼出声。



凤琉进屋换了一件衣衫出来,白药师拿着那件姜黄色的流仙裙就要走。



严妍得意洋洋的瞥了凤舞一眼!



原本看她这般信誓旦旦的样子,还以为她什么都知道,却原来是瞎蒙的啊!



就在严妍得意的时候——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