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家君太子多么沉稳内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啊,陛下当初怎么评价来着?



陛下可是说,就算身为父亲的他死了,太子殿下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人啊,可是现在他居然……居然像个赌气的小男孩那样抱怨……



对对,就是很不服气的抱怨。



这以前,可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啊!



就在常三以为,君太子抱怨已经够震惊的时候,忽然!



砰!



一声重响!



常三眼睁睁的看着,那房子里的桌子被踹成不屑。



我的天啊!



这是君太子吗?这真的是他们家君太子吗?就算太子殿下还是三岁小男孩的时候……他都不会做这么幼稚又任性的事,可是现在的他……居然踹桌子出气?



常三的目光不由的望着那怒气冲冲而去的凤家五小姐。



封管家很快就出来了。



常三拉着封管家,有些惊奇的问:“封管家,殿下他……有些不正常啊。”



封管家淡淡瞥了他一眼:“你有事?”



“封管家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常三想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:“既然凤五小姐让殿下这么生气,不如,属下去将她的人头切下来,让殿下出出气?”



一瞬间!



常三只觉得自己全身血液瞬间被冰封,整个身子宛若僵硬的雕塑!



封管家那一双永远平淡无波的目光,此刻,却无比认真凝重!



他盯着常三,一字一顿,波澜不惊,却说出让人胆战心惊的话。



“如果你想死,如果你想你全家死,如果你想你全族死,不妨……去试试?”



说完这句话,封管家便走了,留下被惊吓过度的常三愣在原地。



他脑海里全是封管家那句话……



换句话的意思,就是说:如果杀了凤五小姐,他会死,他全家会死,他全部都会死……?!



凤舞却不知道她离开后发生的事。



她很生气,很生气很生气。



努力了这么久,结果功亏一篑。



君临渊抢走了她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异火,还一副我是为你好的姿态,简直不能更气了!



凤舞都被气糊涂了,所以翻墙回家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一层郁色。



看到凤舞的脸色,赵嬷嬷心惊:“小姐你也知道了?”



“什么?”凤舞不解,“美人娘亲呢?”



赵嬷嬷脸色也很不好,她说:“自从二夫人得到消息后,就一直哭一直哭,好不容易才哭累了,刚刚才睡着。”



凤舞一听,心里就咯噔一下,这是出事了啊。



“怎么回事?下午谁来过了?大夫人?”凤舞拉了椅子让赵嬷嬷坐下慢慢说。



赵嬷嬷阴沉着脸,将凤琰峰到来的事说了一遍:“……大老爷说了,让五小姐你准备准备,他会找机会让你接近殿下,然后才会有机会攀附君太子,成为太子良娣。”



凤舞气得浑身发抖!



简直欺人太甚!



“五小姐,你要去哪里?!”赵嬷嬷生怕凤舞去找大老爷会吃亏。



凤舞深吸一口气:“就出去走走。”



凤舞不会怒气冲冲去找凤琰峰理论,因为她了解她这位墙头草性格的大伯,在他眼中,利益才是最重要的。



这件事,是凤琰峰的意思,还是君临渊的意思?



ps:觉得君太子越来越可爱的举手~~~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