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却愤怒的瞪着君临渊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!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辛苦,为什么要害的我功亏一篑?!”



君太子也是有脾气。



从小到大,没有任何人敢给他气受。



换句话说,他从来没有被人冤枉过。



从来没有受过委屈。



君太子深眸危险半眯起来,幽深的盯着凤舞。



凤舞见他不言不语,越发生气了:“说啊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为什么要害我?这样欺负我,将我玩弄于手心之上,你很开心是不是?很得意是不是?很有成就感是不是?”



君太子从小到大是被娇宠着长大的,在他记事起,就连当今陛下都没有给他委屈受。



他幽深的眸盯着凤舞,声音暗哑,却带了几分警告:“凤舞,你在得寸进尺。”



凤舞被气笑了:“我得寸进尺?我被你这样欺负了,我还得寸进尺?君临渊,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的?是不是这天下的规矩都是你定的?你想怎么欺负别人就怎么欺负的?”



“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君太子深眸阴鸷,咄咄逼人。



“我昏迷之后,你对我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凤舞甩开君临渊的手,怒气冲冲往外走,走了几步后,她深吸一口气,转过身,深眸直视君临渊,“以后,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了!我很讨厌你!!!”



砰!



凤舞出门后,重重将门关上!



然后,她怒气冲冲离去!



门外,不远处的门廊上,一群人惊呆了!



特别是经常跟在君太子身边的护卫队长常三,他整个人都是懵的,整个脑子都懵的……



他们家君太子……被人骂了……被人骂了……被人骂了……



被人甩门了……被人甩门了……居然被人甩门了……



最恐怖的是,这个人居然是活着走出王府的……



这太可怕了!



此刻的君临渊……周身的怒气越积越多,寒气笼罩在正王府之内。



整个王府里,人人都打着哆嗦。



君临渊气极了!



那道被凤舞关上的门,忽然砰的一声炸裂!



常三的心都跟着一震……



君太子很少发怒,可是发怒的他,简直可怕的……让人置身炼狱般瑟瑟发抖。



“封管家,这……”常三拉拉封管家的衣袖,“殿下会气坏吧?”



君太子从来都是一个内敛而沉默的人,就算生气,他也只会默默生气,就算发泄也会找个没人的地方……



这样下去,确实会憋坏。



封管家揉揉眉心,认命的走上去:“殿下……”



君临渊瞪着封管家,突然就爆发出来:“我怎么欺负她了?我救了她!”



封管家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……”



“如果不是我抱她去皇宫,现在火毒发作,她已经变成智障了!”



封管家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……”



“她还反过来怪我?怎么会有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?!”



封管家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……”



“永远不要见我到?难道我想见她吗?!”



封管家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……”



常三再次懵圈了!



不是的,不是的!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