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他冷笑一声:“三公主好大的威风啊,既然这么看不起我们,那么往后三公主生了什么病,就不要找我们了!”



楚药令目光冰冷,还带了一抹嘲讽。



要知道,药师的身份是很尊贵的,三公主虽然得宠,可是陛下那边若是问起来,楚药令也不会吃亏。



不仅楚药令态度不善,其余的药师也都目光不善的盯着三公主。



别人怕三公主,可他们堂堂药师局,怕个球?!



“你,你们——你们欺负我——哇——”



三公主觉得委屈极了,她一跺脚,捂着脸跑走了。



白药师啐了一口:“还真以为自己是太子殿下呢?”



君临渊在皇宫里有殿宇,在宫外也有他的王府。



原本,太子肯定是要住宫里的,就算长大后也不可能像别的皇子一样封府移居出去,可是君临渊这三个字,就代表着特殊待遇。



别人是遵守规矩,可是他……规矩遇到他,都要绕道走。



所以君太子在府外有一种王府。



而平日里,他也一直都居住在这座王府里面。



他才刚将凤舞放在床头,凤舞便睁开眼睛。



其实,凤舞是被小彩凤的哭声给惊醒的!



这只鸟也是可怜的。



成天的盼啊,盼啊,好不容易终于盼来了,结果……那一缕小异火,居然被当成火毒拔除了,拔、除、了!



“哇哇哇——”



凤舞识海里,小彩凤鸟坐在地上蹬腿抹泪哇哇大哭,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,那叫一个凄惨啊。



凤舞被它哭的头痛欲裂,很艰难才醒过来!



“你醒了?”



此时已经是夜晚,烛光摇曳中,光线朦胧而迷离,君临渊那张原就出类拔萃的俊颜,此时更是颠倒众生,美绝人寰。



凤舞有些茫然的看着君临渊,那张原本水灵灵的秋眸,此刻是懵的。



因为,此刻脑海里的小彩凤鸟正在气呼呼的告状!


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!他怎么可以这样做!啊啊啊啊——”小彩凤气得满地打滚,那肥肥的鸟身,滚成一个球状体,双爪子捶地,哭的无比凄惨,“我快融合了!真的快融合成功了!可是他抢走了!他居然抢走了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

小彩凤是怎么大声怎么来的,在凤舞听来,就是耳边一阵阵雷轰隆隆的响。



什么?!



当听明白了前因后果后,凤舞才是真的懵圈了。



拔除了?!



她好不容易牺牲色相,甚至最后主动吻君临渊而得到的异火,居然被拔除了?!



凤舞瞬间惊了,她猛然间坐起来!



砰!



就在凤舞坐起来的时候,君临渊正俯下身,凤舞那光洁额头撞向君临渊高高的鼻梁。



若是别人,早就捂着鼻子垂泪了。



可是现在君临渊没事,凤舞却被撞了个晕头转向,眼睛呈蚊香状。



君临渊眼看着凤舞摇摇欲坠,一把捞住她。



凤舞却趁机抓住君临渊,目光很凶:“君临渊!你为什么要这样做!”



君太子一脸的疑惑不解,他那双好看的深眸,一瞬不瞬的望着凤舞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