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吻的激动颤抖,吻的疯狂炙热,吻的忘乎所以,吻的不知今夕是何夕……她只知道,她主动索取,缠住君临渊那火热的舌,将那股火焰气息不断吸收过去!



君临渊好几次想停止,凤舞怎么可能会让他逃?



不知不觉,凤舞已经翻身而上,骑坐在君临渊身上!



君太子的脑子是懵的……



他知道凤舞喜欢他,可他怎么都没想到,凤舞对他居然……如此痴迷!



这种……恨不得将他拆吞入腹的热情狂野,真是让人想都想不到……



“百分之九十七!百分之九十七!百分之九十八!百分之百啊啊啊啊——”



就在小彩凤一声惊呼的时候——



凤舞只觉得她的脑海里,就像一个火球轰然般炸裂。



轰隆隆——



原本吻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凤舞,脑袋一歪,手一松,差点从君临渊身上滚落下来。



见凤舞放开,君太子本想傲娇的嘲讽两句,却发现凤舞的情况有些不对。



“凤舞!凤小舞!喂——”



君太子见凤舞一动不动的躺在那,那原本灵动水亮的眼眸紧闭,脸色苍白无血色,气息微弱的几乎可闻!



从来都镇定沉稳从容不迫的君太子第一次慌了手脚!



他掀开马车大声喊:“回府!回府!!!”



赶马车的是常三。



常三听到君太子声音中的恐惧,顿时感到心惊肉跳!



恐惧?让人闻风丧胆的君太子,居然会有恐惧的时候?这是常三不敢想象的!



马车还刚调转了个头,常三就感觉到车内一空,回头张望,车厢里早已经失去了君临渊和凤舞身影。



“殿下!”常三惊呼一声!



可是,君临渊却早已将凤舞抱在怀里,纵身跃上屋顶!



帝都规划本就四通八达,街道笔直如一,东大街直通紫荆城!



此刻,东大街右侧屋脊上,一道宛若流星般的身影一闪而过,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

屋脊上,君临渊将凤舞护在他大风氅之内,将冷冷的冰雨隔绝在外。



皇宫,药师局。



药师局可以说,汇聚了全帝都,不,甚至可以说,是全君武帝国最高明的炼药师。



在这里,最弱的都是超级炼药师,基本都是大师级炼药师,而药师局的首领,药师令,则是宗师级炼药师。



此刻,药师局的药师们正对太后娘娘的病症进行讨论。



“太后娘娘不过是偶然风寒,哪里就需要用这么重的药了?”白药师皱眉。



“偶然风寒?那不过是表面,事实上太后娘娘的内里早已经破损,这风寒便是导火线,如若所料不差,这风寒到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——”黑药师皱眉。



就在大家争辩激烈时——



“砰!”



一道重重脚印踹在门上。



炼药局而重地,那门何等厚重?居然直接被踹飞了!



“谁?!”



“谁敢在炼药局撒野?!想死吗?!”



……



可是当大家回头时,却看到周身冒着寒气的君太子,如鬼魅般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

吓!



在场的人,全都被吓得脸色苍白,特别是刚才怒吼出声的白药师和黑药师,被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——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