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浔一边说一边飞快溜走了。



凤舞眼眸危险半眯起来,风浔这样回避的态度,难道小七出事了?



想到这,凤舞盯着近卫队长:“带我去见君临渊!”



凤舞已经认定,这绝对就是君临渊。



近卫队长带着凤舞沿着阶梯一路往上走。



七重楼,八重楼,九重楼……近卫队长一直带凤舞来到第十层——天外天。



整个十楼,目之所及,空旷而寂寥。



原木色镂空屏风,烟气袅袅,古色古香。



转过屏风,凤舞就看到一位清冷优雅的少年,清幽地坐在茶座前。



少年轮廓俊美,深邃如刀削,眼眸低垂,赛雪的肌肤宛若高原之巅的冰雪。



他身上有一种高不可攀的矜贵。



这份高贵,即便遮了容颜,隐瞒了身份,也掩饰不了的高贵。



他气场极强,收敛笑容的他,生人勿近。



君临渊!



在看到君临渊的刹那,凤舞也被这幅古色古香的水墨画图震的有一瞬间的恍神。



凤舞空间里,彩凤鸟感觉到凤舞识海里那小簇异火的晃动,立马蹦跳起来:“啊啊啊啊啊——异火异火异火——”



凤舞面容紧绷,假装没听见。



小彩凤一个劲的捶墙,爪子挠的刺啦刺啦响,发动进攻嚎叫:



“亲他!亲他!亲他——”小彩凤挥舞着手,一个劲的催促凤舞。



凤舞:“……”



君临渊轻微抬头,那双深邃眼眸中透出高不可攀的强大气场。



君太子皱眉,似乎不悦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
凤舞为之气结:“不是你把我逼来的吗?!”



君临渊瞥了护卫队长一眼,目光幽深,语气邪肆不羁:“你们逼她了?”



常三认真道:“没有啊,凤姑娘挺乐意来的。”



凤舞指着君临渊和常三:“你们,你——”



“好,那我走总行了吧!”说着,凤舞转身就要走。



可是,常三一行人却拦在她面前。



他们一字排开,一行十个人,将门挡的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



凤舞为之气结,她转过头,那双清冷的目光瞪着君临渊:“不是不欢迎我吗?我走还不行?”



君太子嘴角邪肆不羁,漫不经心道:“既然来了,便允许你坐下。”



“我不需要你的允许!我也不要坐凳子上。”凤舞快被君临渊气死了。



“所以,你是妄想坐在本太子腿上?”君临渊深邃的眸光盯着凤舞,盯着她灵魂战栗。



凤舞:“!!!”



这一瞬间,凤舞想,君临渊他是在嘲讽她,还是在撩拨她?



但是想到君临渊这样讨厌她,又怎么会撩拨她呢?所以肯定是前者。



凤舞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

她发现平常人很难惹毛她,唯有君临渊,每次漫不经心一句话就惹她炸毛,气得跳脚。



凤舞目光如电般盯着君临渊:“小七呢?”



君太子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朝她招招。



凤舞不理。



君临渊那双深邃的眼眸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老神在在,气定神闲。

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凤舞决定稍微认怂一点,于是她气鼓鼓的走到君临渊面前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