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爷!老爷!有事好好说,您要冷静啊,小舞她也是一时糊涂——”



然而,当大夫人看着眼前这一幕时候,顿时傻眼了。



这哪里是她幻想中的无边春色?



却见凤舞坐在圈椅上,雪白如藕的手臂挽到手肘,秋灵正半跪在她面前,拿着紫红色的药水往她雪白皓腕上涂抹。



藕色纤细皓腕上,被紫色药水涂的看不清伤口,但是看凤舞那眼泪迷蒙的样子,似乎非常疼。



不仅凤舞在,她的美人娘亲还有赵嬷嬷也一并在。



美人娘亲看到凤舞哭,她拉着凤舞的小手也呜呜的哭:“小舞……呜呜呜……我的小舞好疼好疼……娘亲好心疼好心疼……”



这是……什么鬼!



大夫人整个人都懵圈了!



说好的媾和呢?说好的男女关系混乱呢?男人在哪里?!



大清早的,大夫人被兜头一盆冷水灌下,冻的她透心凉。



她偷眼去看凤琰峰,此刻的凤琰峰……脸色非常难看,目光复杂……



他,一直盯着凤舞的美人娘亲看,眸底情绪暗涌。



大夫人觉自己要疯了!



一股怒气从心脏爆冲到脑际,然她有种冲上去将凤舞和二夫人撕裂的感觉!



凤舞那双泫然欲泣的美眸,无辜的望着凤琰峰:“大伯,您怎么来了?”



凤琰峰那双几乎陷在二夫人身上的眼睛,终于拔出来了,他面对凤舞那双无辜而迷茫的泪眼,只觉得尴尬无比。



刚才他听了丫环的教唆,冲过来是抓jian的……



凤舞泪眼朦胧的望着凤琰峰:“大伯是听说我伤了手,过来探望我的吗?”



“对对对!”凤琰峰顿时反应过来,做出一副慈祥状,“小舞丫头,一大早上的就有丫环跑来,说你伤了手,现在怎么样?疼不疼?”



面对凤琰峰的假意关心,凤舞娇弱弱点头:“……疼。”



凤琰峰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了。



凤舞那双带着泪痕的眼眸却笑颜如花:“不过,看到大伯为了来探望我,急的将门都踹坏了,虽然烫伤还疼,但心里却感觉好温暖呢。”



凤琰峰摸摸鼻子,他能说他是为了急着捉jian才踹坏的门吗?不能!所以他只能呵呵呵的笑着,还得出点血:“小舞你们才刚回来,很多东西都还没置办好吧?回头让你大伯母给你们好好捯饬捯饬,你们孤儿寡母的,置办好了,回头好好过日子。”



孤儿寡母?凤舞在心里想,她的父亲只是失踪,而并不确定就是死亡……大伯父就这么急迫的将父亲死亡的事盖棺定论吗?



凤舞内心泛起一丝狐疑,但面上还是笑着说:“大伯父对我们真好,如果没有大伯父,我们二房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下去呢……我们来帝都的时候,原本很多东西都是带着的,但是路上遇到劫匪,好不容易逃出一条命来,可那些身外之物却——”



凤舞这么一说,美人娘亲便想起了路上被抢走的衣裳首饰……眼眸含泪,泫然欲泣,梨花带雨,看起来楚楚可怜,让人恨不得拥入怀中怜惜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