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直在内心耿耿于怀,我这不是担心她接受不了旁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吗?所以就让她住在偏远一些的星陨院。”



凤琰峰的脸色有些松动。



大夫人趁机说道:“如果老爷您觉得妾身做的不好,妾身立刻将她们挪出来,让她们住进……”



“不用。”凤琰峰眼眸微抬,随意摆手,“你做的很对,凤舞现在已经是废物了,对家族不会有任何贡献,给她一口饭活着就行,哪里需要特殊待遇?”



大夫人很是为难:“可是小五可能会不太高兴……”



“管她做甚?”凤琰锋嘴角勾起一抹冷酷而刻薄的弧度,“她以为她还是五年前的凤舞吗?”



大夫人顿时就放心了,大老爷这样的态度,那她接下来就可以放心去做很多事了。



“对了,你刚才说五小姐怎么了?”凤琰峰终于想起地上还跪着如月,于是冷眸一扫。



“大老爷!大事不好了!奴婢看到星陨院里……有男人出入啊!那人钻进五小姐的房间就不见了!”



“什么?!”凤琰峰差点跳起来,“此话当真?!”



“是真的啊老爷!奴婢亲眼所见!奴婢敢以自己的性命起誓!”如月说的慷慨激昂,英勇无比。



凤琰峰哪里还能坐的住?当即就冲下床!



“老爷,老爷,您别着急啊,说不定此事……有误会呢……”大夫人拉住凤琰峰,很是担心的说,“小舞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她的性子老爷您还不了解吗?她是个好孩子啊,断断不会做出如此有辱门风的事情。”



大夫人越是如此说,凤琰峰就越愤怒!



“她在北境城呆了五年,谁知道有没有学到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?耳听为虚眼见为实!走!我们瞧瞧去!”凤琰峰将外袍一披就往外冲去!



大夫人和她身边的桂嬷嬷对视一眼,眸中都露出得意诡笑。



没想到扳倒凤舞,竟如此简单。



“老爷,等等我……老爷你不要生气,身子要紧啊……”大夫人急急忙忙追出去。



星陨院。



这座院子大概是跟凤舞犯冲的。



昨日凤琉踹了一扇旧门,才刚刚换上没多久,现在凤琰峰又来了!



站在星陨院门口,凤琰峰脑海里那激愤的怒火已经稍微压制,理智浮上心头。



会不会是误会?



凤舞会是那样的人吗?



自己听了丫环的一面之词就跑来质问,这样好吗?



就在凤琰峰脑海里半信半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——



那紧闭的门扉里,却传来一道呢喃低语,似乎春色无边。



“好疼……呜呜呜……疼……轻一点……”



“不要了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

“受不了……不要了……呜呜呜”



这声音……简直**蚀骨!



凤琰峰全身的血液顿时往脑门上冲!



不愧是父女,凤琰峰和凤琉进门的方式都是一样的。



砰!



一道大门被踹开。



院子里空无一人。



凤琰峰一阵风似冲进去,踹开那发出呢喃春色的房门。



大夫人拎着裙子快步追来,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说: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