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凤小舞出事了!”风浔大声疾呼,脸上急的不得了!



君临渊那原本古井无波宛若深潭的星眸,瞬间星辰碎裂般,寒芒四射!



可是,风浔却只沉浸在自己焦急的情绪中,而没有注意到君太子那瞬间冰冷下来的眼神!



“她怎么会出事?”君太子俊美绝伦的容颜上不动声色。



“真的!真的!”风浔拉着君临渊冲出帐篷之外,指着东北方向:“你看你看——那里火光冲天,肯定是凤小舞出事了!”



君临渊瞥了风浔一眼,傲慢极了:“她出事,与我何干?”



风浔急的快蹦起来了:“君老大!我知道你讨厌凤小舞,可是人命关天呐,你怎么能这么不上心呢?算了算了,指望你上心还不如指望凤舞恢复修为呢,我不管了,总之我要去救凤小舞!”



说着,风浔的身形快如闪电,飞一般冲走了!



原地,只留下君太子孤零零的身影……



君临渊盯着风浔离开的背影,羽睫覆盖下的星眸,忽明忽暗,晦暗不明,君太子面色不虞的咬住下唇。



风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急躁了?他再多劝一句会死吗?!



君太子咬牙,跟自己生着闷气。



就在这时候,严妍快步跑过来,看到风浔冲出去,心中一急:“这大晚上的,表哥又折腾啥啊?难道晚上我们也要折腾吗?”



隔壁帐篷里,睡着发高烧的凤琉。



神色不宁的凤亦然正陪在她身边,用帕子给她降温。



两个人听到严妍的话,内心都咯噔了一下,不是吧?大晚上的还折腾?而且这天色——



原本耀眼的漫天繁星不知何时已然退去。



原本倾斜如流水般的清辉月光已被厚厚的云层包裹。



疯狂肆意而起,凛冽如尖刀般挂在人脸上,有些生疼。



这是要下暴雨的样子啊!



骄傲如君太子,他那双危险阴鸷的目光紧紧锁住东北方向……眸中忽明忽暗,高深莫测,让人猜测不透他内心想法。



玄奕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,身形灵修的他眸中深邃,对严妍淡淡开口:“有风小二去应该就没事了,更何况,马上就要下大暴雨了——”



君临渊是个有深度洁癖的人,他最不喜欢泥水溅湿鞋袜,所以,肯定是启程不了了。



严妍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

占据了凤舞家帐篷的凤琉和凤亦然也长长舒了口气。



但是,在玄奕说话的那一瞬间,君太子的右手却紧握成拳。



严妍松了一口气后,还是不甘心,哼了一声:“表哥也真是,他以为他这是英雄救美吗?到时候凤舞赖上他,非他不嫁可怎么办?”



君临渊那孤冷出尘的脊背微微一僵!



君临渊阴鸷冰冷的目光扫过严妍。



严妍打了个寒颤,但机会难得,紧张的牙关打颤也要给凤舞上眼角:“这个……真说不定的……凤舞那种人……”



还不等严妍再继续抱怨,君临渊只一句话:“启程!”



“啊?”



在场的人,全都懵了!



启程?



这大风大雨的,怎么启程啊?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