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常,君临渊一闭眼就能进入忘我的修炼状态,但是现在——



他那羽睫覆盖下的眼眸,深深蹙起。



才刚进入修炼状态不到一炷香时间,脑海里已经浮现凤小舞的影子不下十次了。



君临渊睁开双眸,眸光孤冷。



君临渊发现,有生以来第一次,他入定不了。



那、就、去、睡、觉、吧!



君临渊沮丧的爬去床上,拥被而眠。



但是,才刚刚闭上眼睛,凤小舞竟然又无孔不入的钻进他脑海里,调皮的对她眨眼睛。



君临渊:“!!!”



懊恼的转过身,面朝里侧。



好不容易才稍微有点睡意,脑海里就浮现傍晚时分在镜泊湖里发生的那一幕幕——



君临渊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是真的好,从凤舞脱去肚兜开始,到后面的一幕幕,她的眼神,她的表情,她的动作,她的声音……君太子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脑际!



砰!



君临渊气得坐起身来,一拳头砸床榻上!凤小舞这丫头会魔法的吗?!



床榻是木头简单搭建而成,怎么可能会牢固?当即,轰隆一声响就塌陷了!



风浔大半夜的一直没睡,他就绕着君临渊的帐篷走,走了一圈又一圈,从君临渊的角度看,就像只幽怨徘徊的幽灵一样。



听到里面声响,风浔当即一阵风似的冲进去——



“君老大!君老大!”



然而,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,风浔简直惊呆了。



一堆碎木屑中,君临渊拥被而坐,神色呆滞,甚至忘记了反应。



风浔从小到大都没见君临渊这样狼狈过。



君临渊是谁啊?那可是一怒天下变,权势滔天,铁血手腕,冷绝残酷,武道至高的君太子啊!现在他这瞠目结舌的反应,倒有点像五六岁的小男孩。



风浔想忍住笑的,可实在是——



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风浔笑的腹部抽搐,眼泪滚滚而落。



“闭嘴!”君临渊怒斥一声。



风浔实在憋的难受,呜的一声跑到外面,仰天就是一阵长笑。



君临渊一脸黑线——



如果不是因为凤小舞,他会这样狼狈?爱记小账的君太子,咬牙将这笔账记在凤舞头上。



好不容易风浔笑够了,但也同时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。



严妍是跑最快了,她飞奔而来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表哥你刚才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?快跟我说说嘛。”



风浔不理严妍,只冷哼一声:“快回去睡觉,明天天一亮,就去找大姑姑小姑姑她们,这里没你事!”



严妍面上不答,但心中却早已下定决心,不管如何,这次进京她是跟定了!



没看到她一出手,就直接将凤舞给赶跑了吗?哈哈哈——面对这战绩,严妍内心是说不出的得意。



“那里——”玄奕指着东北方向,眼眸半眯起来。



黑暗夜空中,东北方向,传来一道烈火焚烧的火光。



风浔眼眸为之一变:“那里是进京的方向!”



玄奕点点头。



“凤小舞她们家走的就是这个方向!”



玄奕又点点头。



风浔来不及多想,当即冲进帐篷,对君临渊大声说:“君老大,大事不好了!”



此刻的君临渊,浓眉如刀削,眼眸深邃,古井无波,冷傲的瞥了风浔一眼。



“凤小舞出事了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