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浔讲的正开心呢,当即瞪了玄奕一眼:“哪有什么声音?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讲啊?”



“可是刚才真的……水底似乎有声音啊。”玄奕一脸狐疑。



“水底有声音?哎哟多新鲜啊——”风浔没好气的说:“湖底下肯定有不少鱼虾蟹等生物,发出点声音有什么稀奇的?你这什么表情?你该不会以为有什么狗男女在湖底下做苟且之事吧?”



“那怎么可能!我们来了这么久,如果底下有人,憋也憋死了。”玄奕忙摆手。



风浔赞同的点头:“说的不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

狗男女……狗男女……狗男女……凤舞原本愤怒,听见风浔这话,更是气得头晕脑胀,面色涨红!



她好好的来湖里沐浴一回,怎么就会演变出这么复杂的剧情?难道她的是灾难体质吗苍天啊——



凤舞真的是欲哭无泪,所以她只能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君临渊身上!



君临渊在听见风浔玄奕那对话时,那深不见底的黑瞳就浮现一抹薄怒之气!刚硬的肌理线条紧绷,全身僵硬如玄铁!



风浔……你死定了!



君临渊才刚这么想,就看到凤舞像只愤怒的小狮子,对准他胸口肌理就咬下去!



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!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受这么大的委屈?!凤舞气得一口咬下去,力道可不是一般的大!



“唔——”君临渊闷哼一声,是真的疼。



君临渊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规矩,若是旁人,这会儿早就被她打飞了,可眼前这娇小单薄的丫头……君临渊竟发现自己不忍心,他就低头看着凤舞头顶,眸光深深,深不见底。



风浔和玄奕并不知道湖底那一幕幕的大剧,他正悠闲的拉着玄奕唠嗑呢。



“你说,舞丫头这么好,怎么就不招君老大待见呢?唉,真是可怜啊。”



玄奕不置可否。



风浔又问:“玄小二,如果是你,你会喜欢舞丫头吗?”



玄奕右手成拳,抵在唇边,轻咳一声。



风浔没有发现玄奕的异样,他抬头望天,开始胡思乱想:“玄小二,你说,我要不要去喜欢凤小舞……”



“咳咳咳——”



水底下原本咬着君临渊胸口的凤舞,被一口水呛到,咳的她差点憋过气去!



可恶!可恶的风浔!这是要活活逼她现身吗?



谁说风浔没有心机?这个人简直心机深沉啊!



可是这时候,凤舞怎么可能会现身?而且是和君临渊一起现身?一旦他们俩从湖底冒出来,岂不就坐实了风浔刚才口中的“狗男女”?



凤舞真的是欲哭无泪,好想晕过去。



君临渊那双深眸盯着凤舞,他抬手,他就要拎着凤舞上去。



不不不……不行!



凤舞宁愿咳死,也不要尴尬死!



可是,君临渊哪能看着她呛死?拎着她的衣领就要上去。



好在是水里咳嗽,否则的话,风浔这会儿早就听见了。



湖水清澈,也幸亏这座岩石底下有块很大的缺口,凤舞和君临渊就躲在那下面,否则的话,早就发现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